评论: 谢诗坚

近年在外来投资方面出现政治上的爭议,执政党认为引进中国的资金,共同推动马来西亚的基础建设及高楼物业与港口的兴建,有助旅游业的发展,更能进一步扩大马来西亚的出口市场。反对党则认为过快的发展和耗巨资的借贷將使我国负担更多的外债;从而因为「债台高筑」造成国人的生活素质和水平下降;更有传言说此乃变相的殖民化我国,也有损国家主权云云。

究竟中国对马来西亚近年大展拳脚是什么大计划?而这些计划又对马来西亚造成什么样的负面影响?我们不妨剖释其中犖犖大件的工程。其一是柔佛州的碧桂园森林城市,位于依斯干达特区,距离新加坡仅2公里,佔地面积20平方公里,是由中国碧桂园与马来西亚的人民基建集团合作,耗资1000亿美元(约4258亿令吉)。目前已有局部的试销点。一旦在20年內全面落实可以供70万人入住。

中企投资倍增

虽然雄心勃勃,在去年开盘的森林城市截至今年初,销售额已达128亿令吉,其中90%的客户来自中国,但在今年4月突然宣佈暂停接待客户,未再接受订购,理由是进行装修。

有消息说是水道引发的排泄问题,也可能会因之造成国际纠纷。这就是说,被誉为马来西亚深圳的森林城市发展已进入不稳定时期,前景不明。

其二是马六甲的皇京港。这个位于马六甲海峡战略地位的新城市和新海港,將由中国耗资300亿令吉用20年发展。这之中除了能提升旅游业外,更重要的是,它將成为保护马六甲海峡的基地,並能为来往的货船和油船提供补给及维修工程。有人也因之认为它可能会影响新加坡海港的服务业。

其三马中关丹產业园是与广西的钦州產业园相互呼应的。这是继新加坡在苏州开闢中新工业园及在天津开闢中新工业园之后的第三个国际工业园,在2012年举行推介礼。

根据官方消息,截至2016年底,先后有50多个项目落户在中马钦州產业园,总投资额超过280亿人民幣(182亿令吉)。

至于位于关丹的马中產业园,据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透露,中国政府在2014年已批准中国企业耗资14亿美元(59.6亿令吉)在关丹建设一座年產350万吨钢铁炼化厂。此外也会有其他企业在马进行投资。

其四,黄惠康披露,2015年中国企业在大马的非金融类投资比2014年同期增长237%,若算上中国內地企业通过香港来马投资及中国企业在马併购投资,单单2015年中国在马的投资总额將近200亿令吉。

大马城的谜团

这些计划包括中广核集团以98亿3000万令吉收购马来西亚的电力资產,实现马中两国在能源领域的「零」突破。还有中车集团在马投资5.53亿令吉建设东盟製造中心;信义玻璃/旗滨玻璃分別投资17亿令吉和8.09亿令吉在马建造2家玻璃工厂。

还有晶科集团及晶澳集团分別在檳州兴建太阳能电池板厂的投资;以及山东岱银集团投资兴建纺纱基地,显示了中国已加快步伐在马来西亚大展拳脚。

其五,中国提供的550亿令吉贷款,用以兴建从巴生港口直达东海岸的铁路(时速160公里),跨过彭亨、登嘉楼及吉兰丹三个州,以丹州的道北为终点。

这一条在今年8月推展的东海岸铁路除了会將马六甲海峡与南中国海通过铁道联繫起来,对南中国海的稳定及马六甲海峡的和平大有帮助外,也会加速拉进西海岸与东海岸之间的距离;尤其对马中在关丹开发的產业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如果我们再加上马新两国的高铁將会在不久的將来投入时代的行列,势將使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成为欧亚(包括东南亚)「大陆桥」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巴东勿剎进入勿洞再伸延至曼谷而通向昆明,就可衔接全亚洲乃至通向欧洲的大陆了。

由于马中门户的开放,于2016年来马访问的中国游客已破200万人次,达到220万人次。中国也已成为大马东盟成员国以外最大的游客来源国。

虽然马中两国的贸易量在2016年比2015年下降1.8%,但仍维持在581.1亿美元的水平(因马幣贬值所致)。由于国际经济復甦不明朗,也就不容易展望马中两国的贸易总额会在今年(2017年)达到1600亿美元。这就需要双方增加投资数额来加强两国的关係。在这方面,我们也注意到中国企业原本在「大马城」投资的工程又告吹,其中留下的迷团也不易理解。

沦为政治角力

因此,中国今年上半年佔我国外来直接投资(FDI)只是区区的2.6%,又如何能「殖民化」马来西亚呢?不但在实质上不可能,即便投资额有所增加,也不可能损及国家的主权和领土。一般上,土地拥有权在99年以內,有的更短在60、70年之间,而且投资下的硬体建筑又怎能拆走呢?

无可否认的,这些年来马来西亚与中国是走得比较近,从2005年获得中国提供8亿美元(34亿令吉)的贷款兴建第二檳城大桥起,两国已在各个领域上找到共同点,这包括去年破天荒的两次联合军演及马来西亚向中国订购潜艇,且会协助马来西亚兴建造船厂,说明了合作已到相互信任的程度。

儘管马来西亚与中国搞好关係,美国倒不担心马来西亚会一面倒向中国,再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已订下本月会晤首相纳吉,反映出我国將会保持它一向宣扬的中立与不结盟立场。

如果连美国也不认为马来西亚会被中国「殖民化」,马来西亚的人民又何必耿耿于怀而杞人忧天呢?这是不必要的,也是多虑的,只能视之为马中课题不幸成为政治角力的筹码。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