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萧德骧

缅甸若开邦罗兴亚人,因好战份子与缅甸政府军衝突而面临血腥镇压。滯留大马的罗兴亚难民为了声援同胞而走上街头,事件引起国內论战。姑且不论身在大马的罗兴亚难民和平请愿是否妥当,论战中许多网民对目前身在战火中央的罗兴亚人不但冷漠以对,甚至还支持缅甸政府军的种族清洗行动,冷血言论令人不寒而慄。

对于支持缅甸政府军血腥屠杀的人来说,罗兴亚武装组织攻击若开邦警局抢夺军火,如今面对军事镇压是咎由自取;有些人甚至將此次事件延伸出罗兴亚人是孟加拉移民,罗兴亚穆斯林屠杀佛教徒在先,为军方血洗若开邦护航,显示论者只看表面评断事件。

歷史研究已证明,早期被称为「阿拉干」的若开邦,在公元八世纪起就有来自波斯、阿拉伯及孟加拉苏丹国的穆斯林前往定居,其后建立谬乌王国。1785年缅甸人征服阿拉干,成千上万人逃到孟加拉避难。

在英殖民时期,大量孟加拉人由英殖民者引入若开邦,令缅甸人產生恐慌。其后,二战时缅甸独立军向日本靠拢,英殖民者则利用若开邦穆斯林与缅甸独立军进行武装抗爭,种下今日的局面。

由若从歷史角度审视罗兴亚人与缅甸军方的矛盾,可见其中充满错综复杂的歷史因素,谁对谁错难以说清。若想说缅甸军血腥镇压是为了避免国土分裂,然而实际上若开邦本来就是被抢取豪夺而来的土地,「自古以来」的概念根本无法成立,军方行动也失去正当性。

从1970年缅甸独裁者奈温將军发动的「龙王行动」,至1982年《公民法》的颁佈,及《公民通则》的制定,罗兴亚人不论在其居住地或祖籍均失去公民身份,这显示罗兴亚人遭系统性种族清洗是有跡可循。

罗兴亚人因战事迭起而顛沛流离,如今最新消息显示缅甸军方在边界埋下地雷,进一步阻止罗兴亚人回头,显示军方所运用的手段残酷。必需承认的是,我们无法將罗兴亚武装份子等同于全体罗兴亚人,如今活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更不该被赋予原罪,而被视为死不足惜。

若认同罗兴亚人非缅甸公民,则大马华人需反思,即便生活在大马近200年,华人又有什么资格强调在这片土地的主权,我们应该及早买好机票回归神州大陆才对。

回看大马,经过两次大选的洗礼均无法换政府,一些失望者都已经移民外国,我们又怎么应该视罗兴亚人逃难是不正当的行为?

大马罗兴亚难民和平请愿,被视为「在主人家中撒野」,这无疑是在质疑人权,且自以为高人一等。实际上,即便是难民也应有表达诉求的权利。如果认为难民们获大马收留,有得吃穿即不该造次,那么即意味著在我们心中一直追求的人权並非普世价值,「猪权」才是。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