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庭河

说实话,最近某些从政者和评论者针对华社所作的「放弃国家论」,诚有点耐人寻味,若不是危言耸听的话。

放弃一国,最彻底、干脆的做法就是「用脚投票」——即弃之而去。虽不能否认近些年来的確有不少华人移民和入籍他国,但未必是因对本国极度失望或不满而「弃之」,有可能更多仅是因外国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和生活条件而已。所谓「良禽择木而棲」,在高度环球化的今天,这种跨国界流动已属稀鬆平常,不一定得做太「政治化」的解读。

其实,相信这些从政者和评论者身边应该也有某些亲友已经迁居海外,那且不妨自己先做个小范围的调查了才客观下论吧。

再说,选择离开本国到海外定居的,也不仅仅是华人,还有一些原本在国內的政经文教地位都相当不错的中產阶级土著,这或说明了很难用与种种负面遭遇有关的「放弃」的概念来解读一些人的「去国」行为。

政府不等同国家

当然,不能否认或有部分华人虽放弃了这国家,但因机会和能力有限而离不开它,只能留下来无奈、犬儒地「苟活」。只是这些人到底有多少,的確很难说,除非进行过普查,才能稍知。惟既然某些从政者和评论者已「煞有其事」地把其当话题来谈论,甚至还製作成视频上网,人们的確有理由追问他们到底是「从何而知」,居然那么肯定「放弃国家」已成为华社一种值得聚焦关注的现象?然若只是凭一些印象来「想当然尔」,那是对华社很不公平的!

也许某些人会说:华社坊间不是充斥一大堆针对「政府」的遗憾、失望、埋怨和批判吗,那还不是「放弃国家」的徵象?坦白说,这「误解」可大了,诚如某些论者早已阐明:「政府」和「国家」是两码子事,不满政府並不等于不满国家。乃至,因不满而批判政府的当儿还能提出改革要求,方是真诚爱国的表现。那些放弃了国家而苟活者,恐怕才不会费心费力去关心这国家分毫,哪里还会尽力去批判和追求改变?

不管是真无知还是存心偷换概念,或者企图矇混过关,部分从政者和评论者混淆政府和国家来论事,只证明了其专业能力和伦理的破產。

质言之,放弃国家者,恐怕还包括那些趁著掌权而千方百计地窃取国家资源和搜刮民脂民膏的贪腐者,以及那些为了贪图这些贪腐者的麵包屑而拚命拥戴其人,为其歌功颂德、涂脂抹粉者。毕竟,既然都已经共谋窃国,还怎会珍惜国家呢?这些人委实比上述放弃国家者更糟糕,因前者只是纯粹放弃,后者还趁揽权之际对国家上下其手、巧取豪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