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汉卿

缅甸政府军被指控在若开邦“种族清洗”罗兴亚人,激起周边国家谴责,缅甸国务资政昂山淑姬(Aung San Suu Kyi)成为众矢之的。备受舆论压力的昂山6日终于打破沉默首度回应,但出人意料地只字不提数以十万计的罗兴亚难民,反称大量假新闻流传致危机加剧,令恐怖分子得益,声称要捍卫全国民众的人权。昂山的说法不但没有谴责军方,还暗称国际社会对军方的指控不实。

此次发生在缅甸若开邦的武装冲突,使得昂山淑姬陷入到了极度的尴尬之中,特别是西方国家对昂山的施压,也使得其人权斗士的国际形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巴基斯坦穆斯林、年纪最小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拉拉•优萨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在其个人的Twitter发帖主张取消昂山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身份。

罗兴亚人的来源众说纷纭,但缅甸人认为罗兴亚人是从孟加拉国来的非法移民,但信仰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在绝大多数信仰佛教的缅甸长期受到歧视,两个族群冲突不断。

根据缅甸政府1982年颁布的《缅甸公民法》,罗兴亚人被划成孟加拉人,在缅甸属于非法移民。

本次,缅甸政府说挑起事端的是孟加拉人(Bengali),并认定若开罗兴亚救世军(ARSA)为极端主义恐怖组织,将本次的军事行动与国际反恐大背景挂钩。

除了西方国家的指责之外,土耳其等伊斯兰教国家也向缅甸施压,指责缅甸暴力镇压穆斯林。

昂山淑姬面对国际间的舆论压力终于说话,否认缅甸军方暴力镇压罗兴亚穆斯林。

作为西方国家公认的“民主斗士”,昂山淑姬一直被西方国家寄予厚望,并得到了大力的支持。西方国家把昂山淑姬看作是缅甸走向民主化的关键因素,特别是在昂山淑姬上台之后,西方国家认为缅甸会向着民主化国家转型。

然而,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缅甸也有自己特殊的国情。民族问题与发展问题,成为昂山淑姬上台以来所必须要解决的两大问题。缅甸的民族问题以及部族武装,已经成为阻碍缅甸经济发展、影响国家与社会稳定的大问题,昂山淑姬上台以来,积极倡导召开新彬龙会议,旨在解决民族问题。

但是,缅甸民族较多,情况复杂,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使得昂山淑姬并没有取得太大成果。

西方国家总是按照自己的标准来评判发展中国家。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保持国家稳定,发展经济才是首要任务。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稳定甚至比发展民主更为重要。这一点,昂山淑姬别人有着深刻的认知。因此对于她以及其他缅甸掌政者来说,政府的首位任务是实现民族团结、发展经济,而非民主化民革。 每个国家都有按照自身国情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批评昂山淑姬,很多人都可以做到,可是若仅仅是尊重人权,又真的会帮助解决缅甸的问题吗?在处理缅甸民族问题的过程中,以昂山和军方为代表的缅甸政府或许有“出格”的地方,但这也比那些“说得多,做得少”的批评者要有成果的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