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Tunku Abidin Muhriz

歷史不应受任何人垄断。长期以来人类遭受的大部分苦难,是由于统治者利用拥有的权力,主导人们如何看待世界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如何发展。因此,国家机构的发展(包括官方宗教或意识形態)以及其偏颇的文化灌输,往往是有利于当权者,以排除其他的詮释。通常,这也导致专制的出现,並令制衡的机制(如果有)瘫痪。

虽然也有一些开明的统治者,致力建设开明的社会,容纳不同的想法,在经济、政治和社会领域进行改革,但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宪政民主体制,是一个因不同意识形態、宗教信仰、阶级或种族的暴力衝突和革命过程中诞生而来的机制。

谨记1957年8月5日

按照国际標准,马来西亚还很年轻,而且我们经常被告知,国家的独立是通过条约和谈判达成的,而不是暴力和战爭。但这是一个过于简单的观点。

正如处于8月31日及9月16日的16天期间,我们可以察觉,很多马来西亚人仍然不了解马来亚联邦独立日(国庆日)与形成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日」之间的差別。1963年的马来西亚成立日,原本是安排在8月31日举行的,但是邻国的地缘政治抗议行动迫使联合国特派团將其推迟到李光耀生日当天,由于独立日与马来西亚日没有统一,导致每年都会有一些婆罗洲的朋友抗议,並认为8月31日与他们无关。

来自砂拉越的天然资源与环境部长,近日出席了位于吉隆坡市邻近山区,曾是「国家迎宾馆」(Carcosa及Seri Negara,分別为两座洋房),如今为遗產建筑內举行的「马来亚迈向独立之路」展览时,也认同可淡化8月31日的意义。但他建议人们应谨记歷史上另一个被遗忘的日期:1957年8月5日,签署独立法律文件的日子。

这一天签署的《马来亚联合邦协议》,標誌著拥有9个州和2个殖民地主权者,一致同意组成一个主权实体:没有这个协议,就没有26天后宣布独立的时刻。因此,当1963年组成马来西亚这个新国家时,基本上是继承了马来亚联邦宪法的遗產。

挑战传统的思维

这也是为何所有马来西亚人,不应错过这项展示我国独立路程的展览。在2017年8月31日,森美兰州最高统治者严端就在当年各州统治者签署独立文件的会议室內,签署了推展「马来亚迈向独立之路」展览的文件。

在过去三个月中,我荣幸地领导一个来自各领域研究员、策展人员、设计师组成的精彩团队,以展示一个希望能通过其他的观点来增加传统敘述的展览。所以你会在展览中,看到工会领袖面对的困境和多元族群色彩的左派运动贡献,而其中一个部份更会挑战传统的思维,展示马来亚士兵和共產党人的联合军事行动。

展览依据时间顺序,从马来联邦的组成开始,这概念就与展览所在的建筑物同时出现:Carcosa是为马来联邦首任总督瑞天咸(Frank Swettenham)建造的,做为其官邸。而另一栋建筑Seri Negara,则是1957年签署独立文件(和1948年取代马来亚联盟的马来联合邦协议)的地方,当年被称为国王之家(King’s House),展览的另一部分则在此。展览也会简介两座建筑的歷史,以及国歌的故事。

以公民身份思考

展览举行的整个9月,也將举办多项座谈会、放映多部与独立相关的电影和纪录片,也会有漫步于Carcosa及Seri Negara,以及附近公园的活动、音乐及舞蹈节目,甚至填色比赛,因此各年龄层的人士,都可以从中省思独立意义。

最重要的是,当一些政党试图垄断歷史的詮释权时,我希望这种诉说歷史的形式,使我们能够更能以公民身份来思考,纪念独立的意义及方式。

「马来亚迈向独立之路」展览是由联昌国际银行基金会、旅游及文化部,以及组成亚洲遗產博物馆私人有限公司的各单位赞助及支持下举行,作者也是亚洲遗產博物馆私人有限公司諮询委员会主席。展览开放时间为每天上午8点至下午5点。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