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始终是不受欢迎的一群人,最近在新闻里看到他们扶老携幼,在河岸边等着越过边界,在难民营里眼神绝望,跟记者诉说他们悲惨的遭遇。

缅甸人认为他们根本是孟加拉的穆斯林,最近才迁来,不配有公民身分,激烈的人要赶他们离开,温和的人不承认「罗兴亚人」存在;而孟加拉认为他们已经是土生土长的缅甸人,没有能力接纳为数达110万的罗兴亚难民。

他们就像皮球一样,在两国之间被踢来踢去,有些罗兴亚人宁可冒险搭上人口贩子的小舢舨,往南到马来西亚、印尼、甚至澳洲,找寻自己的未来,许多人根本没有抵达目的地前就淹死,或葬身在泰国的转运地。

这个悲剧,国际不闻不问,原本还会继续下去,但是两个新因素出现,近日成为新闻焦点;一是罗兴亚人开始反抗,出现了「若开罗兴亚救世军」(ARSA),以简陋的武器,强烈的信念,开始对抗缅甸军队与他们所庇护的若开暴徒,两周前他们袭击军警哨所,引来强力扫荡,四百人被杀,罗兴亚人被迫开始大逃难。

第二个因素是翁山苏姬,她现在是后民主化缅甸最有实权的人,更经历过军政府的迫害,她当然应该知道罗兴亚人的苦难与人权的可贵,所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以及同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马拉拉,都向她呼吁:「全世界都在等妳发声」。

翁山苏姬掌权后,持续推动民主转型,也主持与地方部落协调分权的「彬龙会议」,但是对罗兴亚议题,却一直保持沉默,有人说她是有苦衷的,一方面要安抚仍然有权势的军方,另一方面也要协调社会中的大缅族主义。

但是六日她打破沉默,在与土耳其总统通电话时,表示网路上散播有关军方镇压的消息,大多都是不实资讯,而且这只是众多假新闻的冰山一角,是有心人士想借此制造矛盾,助长恐怖主义。

在接待到访的印度总理时,翁山苏姬表示感激印度支持缅甸对抗恐怖主义,但对于大批罗兴亚人逃难只字未提,仅强调政府会尽全力保护若开邦人民,免受「恐怖份子」侵害。

恐怖分子与假消息都是缅甸军方的用语,看来翁山苏姬并不是被蒙蔽,也不是有苦衷,她是真正相信罗兴亚人散布假消息,从事恐怖攻击。

许多对翁山仍然有幻想的人,该醒醒了,她已经走下神坛,不再是民主人权的女神,而是在凡尘打滚的政客。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