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大马有13个正信佛教团体举办了一场旨在破邪显正的附佛外道论坛,这个论坛亦提出要求內政部禁止数个附佛外道来马做法会;此外,也有人提出要求受害者站出来,以突显其害。显见,附佛外道是个颇普遍的现象。

应该说,有外道要附佛,表示佛教有市场,有利用价值。至少在华人社会或中国,附佛是个吸引民眾的便利法门,如法轮功便是一例。毕竟,佛教在中国已有千多年的歷史,民间也一贯深受其中的因果报应观念所制约,透过因果报应的说法,確是易引起普罗的心灵共鸣。

此点也可从自宋朝以来便流传于中国社会的善书中內容一窥究竟,如始于北宋的《太上感应篇》便富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观念。这究竟是智信还是迷信,可说见仁见智,唯这个观念深入民间倒是不爭的事实。

宗教有永恆市场

这也可从1990年代以来,便见之于中国的宗教復兴中一窥究竟。中国自20世纪初,便有许多文人宣传民主与科学,要打倒传统旧文化。1949年共產党取得政权后,还搞了许多破旧破迷信的运动,可自1978年开放没多久,传统文化,包括各类宗教便兴盛起来。

这个宗教復兴运动,也见之于俄罗斯与东欧。在前苏联政权领导人,不断地大力宣传无神论与猛烈抨击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是人自己创造出来安慰自己的造神,可前苏联解体后,传统宗教不但快速復兴,也兴起了许多新兴宗教。

据此而论,宗教不论是有神或无神论宗教(如佛教)均有其可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人心需要的功能,只要有需要,自然便有供应,让供需相应。深层地看,这个需要可能始于人世与世事充满不確定性,而人心无主则不安,总要有个主或锚或什么来安其心。这就使宗教有了永恆的市场。儘管,其形式可能不尽相同。

只要这个求安求定的心理需要存在,宗教市场便会存在,只是哪个供应者能取得更大市场份额,就看个別提供者的法力与能力了。

就中国与华人社会言,自古以来便是儒释道不分,即便在文化水平高与教育普及的台湾也是儒、释、道不严分,甚至有不少是三教合一的。流行于台湾的一贯道与流行于新马泰的德教,便是三合一或五合一(外加耶教与伊教,號称五教共和的德教,便是个大综合)。

人间佛教兴起

从这个即成事实判断,就如附佛、附儒或附道,是中国与华人社会的常態,在这样的歷史积淀下形成的兼容並蓄观念,过度严分佛与非佛,恐不易深入民心。

实则,研究印度与中国宗教的学人通常用综摄性(Syncretism)来形容中印的宗教。在中国,佛教本身也有附儒的倾向,如把农历七月十五的盂兰盆节,詮释为孝亲节。本来佛教如果不在一定程度上「汉化」、「中国化」也就不易在中国传开,就如早期中国的士大夫把佛教说成是有违儒教孝道思想。这也是何以佛字是由人字与弗(不)字组成的成因(即非人也)。

据此,要在华社严分佛与非佛確有高难度,进而言之,佛教本身有北传与南传之分。其中北传又有汉传与藏(西藏)之分。在马来西亚,则是南北传並存,且虽然华人佔了佛教徒的多数,可是南传佛教也有不少的影响力,如本国的佛诞是卫塞节wesak而非浴佛节,这便显示了南传佛教的影响力。另外,在1980年代于大马兴起来的人间佛教,也与传统的正宗佛教有不同之处。

传统的中国式大乘北传佛教,有不食人间烟火的趋势,至少对普罗是较出世的,可从台湾传进来的人间佛教,却很人间化,也以人间为中心,特別是偏重医疗、环保、教育、人文与行善的慈济功德会,也给予人一种入世多过出世的观感。

可以说,人间佛教其实也可说是新兴宗教,因为它有创新之处而不是完全的旧佛教。实则,佛光山也是出世与入世並重,而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从教理教义上看,也颇多附儒之处。

破邪显正的挑战

这些,都是正信佛教要破邪显正的一些挑战。至于何以那些提供速方、速成偏方的附佛外道,能够盛行中国与华社,固然与对大乘佛教缺乏认识有关,也与中国人与华人的宗教態度有关。

大体上言,华人信教的功利性颇高,也就是通常並非信教而信教,而是有所求,如求缘份、婚姻关係、求胎怀贵子、求榜上有名、求仕途如意、求当选、求生意兴隆、求风调雨顺、求病体康復、求化险为夷、求功成名就、求行善赎罪,减少心生不安、求善有善报、求恶可免罪(道教的三官,天官、地官和水官中,地官便是赦罪官,而天官则是赐福,水官则是解厄)。

虽然,也有人是虔信神佛,可是普罗多是动机颇功利。之所以在于人世与人事无常,且人意易疲,不易把意志坚持到底。在这种情况之下,速成的偏方与神通便发挥了「直指人心」乘虚而入的作用。要较好地处理这个可乘之机、漏洞,还得靠知识,请专家把那些神通的窍门揭穿,特別是当代心理学的控制人心技术,如读心术心理剧(Psychodrama)、冷读术(Cold Reading)、选择性的联想或选择性忽略与选择性注意,以及一些魔术师惯用的手法。

有人说迷信不如不信,不信不如正信。就神通与法眼而言,最好的办法还是用知识性的解说与手法来让偏信速效偏方者能当头棒喝,茅塞顿开。这既可解决附佛外道的弊病,又可大开民智与减少社会公害。

合理化心理动物

说到底人是具有合理化心理的动物,也要为事情找个合理化道理,如为何偏偏是我中癌症、生意失败、婚姻失败等,难道是前世业障或有鬼上身致成?邪门外道能崛起,便是因为能为此提供「合理化」的理由。约言之,关键在于合理化(rationalization),至于合理化的技巧则五花八门。所谓「法眼神通」也只不过是种心理学技巧。

至于外道能令人入魔,著名佛教学者陈兵教授认为,至少有8个技巧,即:依附某一正道;说法简易,容易入脑;富有诱惑性;恐嚇性;善于自圆其说的诡辩性;独尊性;系统性与功利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