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大馬有13個正信佛教團體舉辦了一場旨在破邪顯正的附佛外道論壇,這個論壇亦提出要求內政部禁止數個附佛外道來馬做法會;此外,也有人提出要求受害者站出來,以突顯其害。顯見,附佛外道是個頗普遍的現象。

應該說,有外道要附佛,表示佛教有市場,有利用價值。至少在華人社會或中國,附佛是個吸引民眾的便利法門,如法輪功便是一例。畢竟,佛教在中國已有千多年的歷史,民間也一貫深受其中的因果報應觀念所制約,透過因果報應的說法,確是易引起普羅的心靈共鳴。

此點也可從自宋朝以來便流傳於中國社會的善書中內容一窺究竟,如始於北宋的《太上感應篇》便富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是不報,時辰未到的觀念。這究竟是智信還是迷信,可說見仁見智,唯這個觀念深入民間倒是不爭的事實。

宗教有永恆市場

這也可從1990年代以來,便見之於中國的宗教復興中一窺究竟。中國自20世紀初,便有許多文人宣傳民主與科學,要打倒傳統舊文化。1949年共產黨取得政權後,還搞了許多破舊破迷信的運動,可自1978年開放沒多久,傳統文化,包括各類宗教便興盛起來。

這個宗教復興運動,也見之於俄羅斯與東歐。在前蘇聯政權領導人,不斷地大力宣傳無神論與猛烈抨擊宗教是人民的鴉片,是人自己創造出來安慰自己的造神,可前蘇聯解體後,傳統宗教不但快速復興,也興起了許多新興宗教。

據此而論,宗教不論是有神或無神論宗教(如佛教)均有其可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人心需要的功能,只要有需要,自然便有供應,讓供需相應。深層地看,這個需要可能始於人世與世事充滿不確定性,而人心無主則不安,總要有個主或錨或什麼來安其心。這就使宗教有了永恆的市場。儘管,其形式可能不盡相同。

只要這個求安求定的心理需要存在,宗教市場便會存在,只是哪個供應者能取得更大市場份額,就看個別提供者的法力與能力了。

就中國與華人社會言,自古以來便是儒釋道不分,即便在文化水平高與教育普及的台灣也是儒、釋、道不嚴分,甚至有不少是三教合一的。流行於台灣的一貫道與流行於新馬泰的德教,便是三合一或五合一(外加耶教與伊教,號稱五教共和的德教,便是個大綜合)。

人間佛教興起

從這個即成事實判斷,就如附佛、附儒或附道,是中國與華人社會的常態,在這樣的歷史積澱下形成的兼容並蓄觀念,過度嚴分佛與非佛,恐不易深入民心。

實則,研究印度與中國宗教的學人通常用綜攝性(Syncretism)來形容中印的宗教。在中國,佛教本身也有附儒的傾向,如把農曆七月十五的盂蘭盆節,詮釋為孝親節。本來佛教如果不在一定程度上「漢化」、「中國化」也就不易在中國傳開,就如早期中國的士大夫把佛教說成是有違儒教孝道思想。這也是何以佛字是由人字與弗(不)字組成的成因(即非人也)。

據此,要在華社嚴分佛與非佛確有高難度,進而言之,佛教本身有北傳與南傳之分。其中北傳又有漢傳與藏(西藏)之分。在馬來西亞,則是南北傳並存,且雖然華人佔了佛教徒的多數,可是南傳佛教也有不少的影響力,如本國的佛誕是衛塞節wesak而非浴佛節,這便顯示了南傳佛教的影響力。另外,在1980年代於大馬興起來的人間佛教,也與傳統的正宗佛教有不同之處。

傳統的中國式大乘北傳佛教,有不食人間煙火的趨勢,至少對普羅是較出世的,可從台灣傳進來的人間佛教,卻很人間化,也以人間為中心,特別是偏重醫療、環保、教育、人文與行善的慈濟功德會,也給予人一種入世多過出世的觀感。

可以說,人間佛教其實也可說是新興宗教,因為它有創新之處而不是完全的舊佛教。實則,佛光山也是出世與入世並重,而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從教理教義上看,也頗多附儒之處。

破邪顯正的挑戰

這些,都是正信佛教要破邪顯正的一些挑戰。至於何以那些提供速方、速成偏方的附佛外道,能夠盛行中國與華社,固然與對大乘佛教缺乏認識有關,也與中國人與華人的宗教態度有關。

大體上言,華人信教的功利性頗高,也就是通常並非信教而信教,而是有所求,如求緣份、婚姻關係、求胎懷貴子、求榜上有名、求仕途如意、求當選、求生意興隆、求風調雨順、求病體康復、求化險為夷、求功成名就、求行善贖罪,減少心生不安、求善有善報、求惡可免罪(道教的三官,天官、地官和水官中,地官便是赦罪官,而天官則是賜福,水官則是解厄)。

雖然,也有人是虔信神佛,可是普羅多是動機頗功利。之所以在於人世與人事無常,且人意易疲,不易把意志堅持到底。在這種情況之下,速成的偏方與神通便發揮了「直指人心」乘虛而入的作用。要較好地處理這個可乘之機、漏洞,還得靠知識,請專家把那些神通的竅門揭穿,特別是當代心理學的控制人心技術,如讀心術心理劇(Psychodrama)、冷讀術(Cold Reading)、選擇性的聯想或選擇性忽略與選擇性注意,以及一些魔術師慣用的手法。

有人說迷信不如不信,不信不如正信。就神通與法眼而言,最好的辦法還是用知識性的解說與手法來讓偏信速效偏方者能當頭棒喝,茅塞頓開。這既可解決附佛外道的弊病,又可大開民智與減少社會公害。

合理化心理動物

說到底人是具有合理化心理的動物,也要為事情找個合理化道理,如為何偏偏是我中癌症、生意失敗、婚姻失敗等,難道是前世業障或有鬼上身致成?邪門外道能崛起,便是因為能為此提供「合理化」的理由。約言之,關鍵在於合理化(rationalization),至於合理化的技巧則五花八門。所謂「法眼神通」也只不過是種心理學技巧。

至於外道能令人入魔,著名佛教學者陳兵教授認為,至少有8個技巧,即:依附某一正道;說法簡易,容易入腦;富有誘惑性;恐嚇性;善於自圓其說的詭辯性;獨尊性;系統性與功利性。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