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安翔

罗兴亚难民相信于1980年开始逃难至大马,至今差不多將近40个年头。在马的罗兴亚难民一直在苟且偷生的状態下生活。无法合法的工作、上课、享有医疗服务、均衡的健康生活等,这导致他们的生活一直未能好转,每一代的生活犹如悲剧般不断地轮迴。

一直以来,在大马上街声援罗兴亚人皆是穆斯林社会份子再不陌生的事。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8月30日,除了我国公民外,算是近期內第一次有大批在马的罗兴亚人在吉隆坡进行和平示威。他们指责缅甸政府于8月中对罗兴亚人展开「屠杀」行动。

穆斯林冷漠看待

此事过后,在大马,国人似乎都不拘宗教和族群的对罗兴亚人在吉隆坡的和平集会感到反感。然而,此事经不断地发酵,从「若开邦罗兴亚拯救军」的袭击、大量的罗兴亚平民惨遭廝杀、罗兴亚人逃离缅甸至孟加拉、联合国专员被强迫撤离若开邦、国际社会持续谴责缅甸政府、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声援罗兴亚人、昂山淑姬对此事件的辩护等,因此,此事件並没有平息下来。

这几天在面子书的观察和友人的反应,发现普遍上的大马人皆以种种的因素对罗兴亚事件抱著抗拒的形態。很遗憾的,大家似乎可以在面对罗兴亚平民被廝杀、被强姦、被欺压、被折磨时,能持有理性兼客观的从宗教、歷史、当地文化等因素,为缅甸政府辩护和解析。

很弔诡的是,原来大多数的穆斯林也冷漠看待罗兴亚人的遭遇。虽然皆是穆斯林受到伤害,这状况与巴勒斯坦和敘利亚的纠纷未能相提並论。

成政党政治资本

暴力解决爭端似乎是自古以来人类惯用的方式。1949年《日內瓦第一公约》涉及保护和照顾陆上武装衝突的伤者和病者;《日內瓦第二公约》涉及保护和照顾海上武装衝突的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日內瓦第三公约》涉及战俘待遇和《日內瓦第四公约》涉及战时保护平民皆是人类把暴力减至最低的努力。

在大马,令人厌恶的是罗兴亚事件已经成为某政党的政治资本。正面的是,援助在马的罗兴亚人不局限于穆斯林的专利。非穆斯林组织如佛教慈济基金会马来西亚分会、人民之声、马来西亚世界宣明会等皆奋力的协助大马的罗兴亚群体,提供教育、医疗服务、物资等。

对罗兴亚的纠纷,以墨子《兼爱中》提到:「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与大家共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