縮小版花壇車站因作工細膩,很快找到鄉民蒐藏。記者林敬家/攝影
缩小版花坛车站因作工细腻,很快找到乡民蒐藏。记者林敬家/摄影

彰化县花坛火车站为1905年启用的老车站,后来房舍改建,过去高逾10公尺的楼梯,民众提重物爬上爬下气喘吁吁,台铁去年增建电梯,有艺术工作者手做袖珍型车站,留下车站原本样貌,作品细腻到连快看不见的电灯、站牌都有,让网友赞叹不已。

38岁的萧凯元在花坛出生,小学之后搬到北部,时常回彰化探望长辈,他说,小时候与妹妹常骑着脚踏车到车站看火车,一坐就是一下午,无论返家或到南彰化见亲友都仰赖花坛车站,是童年珍贵回忆。

萧凯元从復兴美工毕业后做过10年的建筑模型,后来网路发达他加入军事、人偶、机器人、铁道等脸书社团,发现各领域主题都有模型需求,接案完成「玩家」各项要求,他也曾帮丧家製作鞋子、生活用品的「纸模」,烧给往生者,靠双手天分兼差。

萧凯元去年花了4个月时间到花坛车站拍照、观察,并寻找材料製作花坛车站模型,他指出,为了搭配现在常见的1比150的火车模型大小,车站缩小到缝隙连手指头都进不去,车站牆面为水泥、洗石子,无法直接用压克力板製作,以纤维板为底再彩上颜色,彷旧牆面不失真实,就连月台上的电灯、看板,以及室内座椅、购票口都没忽略,萧凯元说,光黏一片月台楼梯外牆就要半小时,前后已做坏毁掉4、5座车站,相当耗工。

萧凯元将成品分享到花坛当地群组受到广大回响,花坛乡民王启顺为模型蒐藏家,以5万元卖下花坛车站,他说,玩模型就像到小人国裡,鸟瞰世界的感觉相当疗癒,场景模型市场需求不减反增。

铁道文创运用广泛,小到邮票、便当、矿泉水都有火车意象,但蒐集模型需要有些财力,萧凯元说,台湾模型原料及零件取得不易,加上耗时耗力,有时价格确实不错,但案源不稳定,也有职业伤害,难作为正职。

彰化市经营铁道模型与零组件销售17年的杨肇庭则认为,铁道场景搭建能完成受託者的梦想,但对铁道线路配置、材料运用与各项零组件熟悉,才能灵活设计出有逻辑性的铁道场景。

蕭凱元做花壇車站模型,引起鄉民回響。記者林敬家/攝影
萧凯元做花坛车站模型,引起乡民回响。记者林敬家/摄影
花壇車站模型仿舊牆面,貼近現在樣貌。記者林敬家/攝影
花坛车站模型彷旧牆面,贴近现在样貌。记者林敬家/摄影
袖珍花壇車站作工細膩,月台連水塔、站牌都能看見。記者林敬家/攝影
袖珍花坛车站作工细腻,月台连水塔、站牌都能看见。记者林敬家/摄影
蕭凱元做花壇車站模型,引起鄉民回響。記者林敬家/攝影
萧凯元做花坛车站模型,引起乡民回响。记者林敬家/摄影

新闻来源:联合新闻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