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庭河

说到放弃国家,也许除了乾脆一走了之,与国家做彻底了断,不再与其有任何「瓜葛」者之外,或许某些极端的政治犬儒主义者也有一定的「徵兆」或「嫌疑」。比如那些觉得反正做什么选择都无法改变现状,因而选择放弃公民权利及责任——如说选举时放弃投票者。

至于选择投废票者,则未必已放弃了国家,只是觉得投废票也是一种政治表態,即故意用两边或多边否定的方式来「批判」、「抗议」当前的政治困境或陋像、「教训」当前的政客,祈望借「谁都不信任」、「谁都看不上眼」的偏锋姿態来要求从政者「警惕」、「反省」,甚至「改过」。

图掏空敌党票源

当然,或也有部分投废票者的確已放弃了国家,即其投废票根本无任何「利他」动机,纯粹只是消极的情绪发泄而已。如此自暴自弃,也放弃了国家的投废票者,若只是个人私底下的「赌气」还好,但似乎有的却热衷于建议、怂恿,甚至公然呼吁他人一起来「放弃」,这就有点「离奇」又「过分」了。难怪有些人怀疑这些「废票主义者」,根本就是某些政客企图借拉高「废票率」来掏空敌对党之票源的马前卒。

质言之,投废票一般上的確对当权者比较有利,这是很简易的数学,根本不用费脑筋去理解。因为反对派必须靠自家选票的增加来「翻盘」,若废票增加——尤其选区大致保持原有的条件的话——即便当权者和反对派两边皆遭受同样程度的选票流失,那结果还是当权者获胜啊!之所以,除了一些「正港」的投废票者,一些奋力挥舞投废票之大旗,唯恐人们不知晓、不考量、不认同者,难免会被怀疑为当权者之马前卒。

投出无奈废票

无论如何,怀疑归怀疑,的確不该指控任何投废票者为政客的马前卒,那是「未查先判」的不公道。人们或只能追问摆明支持投废票者:如果投废票不是放弃国家的话,那如何通过此举来「迂迴救国」呢?

想必关心国家利益的投废票者,应该有一套说得过去的即不支持当权者,也不支持反对派的具体(或至少雏形)的改革方案。若说不出来的话,那其可能確是已放弃或倾向放弃国家的犬儒主义者,抑或就是上述的马前卒。

当然,政治比想像中复杂,也有可能出现一种情况:某些选区根本无反对派,只有当权者,即使看似有「反对派」或「独立人士」,但明眼人都知道那只是「冒充」的而已,不管选谁,结局都是当权者胜出。若是这种情况,不愿支持当权者者投废票,恐怕还真的是无可奈何,绝非因为放弃了国家。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