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倘若有个选区,选民一千人,土著与非土著选民比率各佔60%和40%。选区出现了三角战,票箱一开,最终战情如何?既然没有实际的指针,我们唯有假想场景,尝试模擬结果。

设想当地的巫统和伊党实力雄厚,各自贏得四成的土著选票,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两党只能夺得余下的20%;非土著呢,火箭得到七成的支持,国阵的华基政党只有三成。这样一来,希望联盟400张,国阵得票360张,伊党只有240张票。

如果巫统和希盟同样信服30%的土著,纵然华基政党扭转了民心,四成华裔选票转向国阵,如果伊斯兰党继续搅局,同时继续保有四成的选票,国阵总得,也仅有(600×0.3+400×0.4=)340张票。相较之下,希联则有(600×0.3+400×0.6=)420张票。

当然,如果巫统或者伊斯兰党推出的候选人,可以独立得到逾50%的选票,一切都不同了。但是,参照现有的政局演绎,毕竟会有哪个政党的得票,可能如此这般的一柱擎天?

可惜,伊斯兰党的领导显然不愿正视这些潜在的风险,而是忸忸怩怩,態度曖昧:一方面和巫统眉来眼去,难分难捨;另一方面则想从希联的缝隙之中找到好处。可能吗?蒞临柔佛诚信党大会开幕,柔佛希盟主席慕尤丁说得明明白白了:

「来届大选只有希盟及国阵两个阵营……人民事实上(也)只有两个选择:国阵或希盟,中间政党没有容身之地,这些政党將会沉没在南中国海。」

此言一出,记者笔记:「现场的500名诚信党代表顿时哄堂大笑。」暂且不论他们是否可能笑到最后,清楚不过的是,单飞的伊党必然要为本党的进退失序,反反覆覆付出巨大的代价。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