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黄龙珠

9月9日,星期六,我接到银行的短讯,指我当天通过现金出纳机取出5000令吉,如果我没有进行这项交易,可以拨电向银行询问;9月12日,再接到一通电话责问我为何没有出席法庭审讯,进一步询问时,对方表明是吉打日得拉推事庭官员,当我要求稍等,以便停车详听电话时,对方仍喋喋不休一轮嘴。

先让对象惊慌失措

发生上述两单事件时,我心里清楚知道,遇上了电话老千,第一,因为我的银行户头没有这笔钱,第二,对方在以我的身份被盗用申请信用卡,並刷了3万多令吉的款项时,主动要帮我接通他所谓的「吉打州警察总部」电话,「协助」我报案,但我仍坚持向武吉安曼警察总部报案时,他掛断了电话。

这些电话老千,就是希望他们的「猎物」会惊慌失措,按照他们的指示,拨通他们所指定的电话號码查询,届时,接听电话的人都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然后,查询者或投报者必须先核对身份,而受害者就这样把本身的资料一一泄露。

老千遇上穷光蛋

在上述两件案件中,身为受害者的我,並不是特別机灵,我其实只是福星高照,幸运我没有这笔钱存放银行,平时只是放个三、几百令吉在户头,以备不时之用,所以那则短讯,我完全没有理会,心里盘算著要亲自到银行查询;岂知,事隔三天,对方应该是按捺不住,竟假扮法庭人员打电话指示我上法庭,见我不慌不乱的查证他的身份,就以3万多的欠款数目,企图逼我慌乱,再扮好心人劝我接受他所安排的「报案」手续,但是,我认为既然是这类严重的盗用身份案件,岂可隨便通过电话报案?

我必须慎重其事,亲自到警局报案,不料却因此幸运而逃出老千的圈套。对方当时甚至「很好心」的告诉我,如果在武吉安曼报案,我需要三至四次到警察总部录口供,企图使我觉得这样会很麻烦,而接受他的建议,通过他接通的电话报案。

俗语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认为看上我的老千却是「老千遇上穷光蛋,难施诡计空手回」。在此藉以本身的经验,劝请读者小心老千,不可一讲到钱,就芳心大乱,心里没有了方寸,如果我们真的那么不幸被盗提或盗用身份欠下巨款,绝不会那么轻易通过电话查询或电话报案就可以解决。

既然急不来,我们何不先冷静下来,釐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按部就班,依法处理,不要怕麻烦,不可处处都要找捷径,要知道不法之徒最爱的就是「爱走捷径者」,因为「捷径」本身就是黑暗处,也是宵小之辈最好下手之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