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海德

广告

诚信党可谓本国最诡异的政党,跟以往从伊党脱出的反对派不同,即非如前例般加入国阵,或在选举中伺机展露,但唯恐最终的结局却將殊途同归,来届大选后面临泡沫化。

诚信党当前最大的麻烦,与希望联盟雷同,是一直与伊党乔不拢。诚信党原先是不满伊党主席哈迪阿旺领导的一批开明派领袖,选择不与前民联友党决裂而分离出来的反对势力。诚信党创立的原本就不是替代伊党,而是与伊党搞好关係,盼望能改变保守化的伊党,最终回归该党。

孰知诚信党创立至今已两年,伊党仍视其为叛徒组织,不宜接触以致谈判。希盟与伊党合作谈判的关键问题,除了断交的行动党以外,便是容不下诚信党的存在。在诚信党眼里,伊党仍是可合流的大哥,但在伊党眼里,诚信党不曾存在。

事情拖得越久,就越没耐性,名声甚至可能保不住,拿去年的双补选成绩已十分明显,伊党不会屈服,死都会和诚信党对著干。就在近日的雪州诚信党大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通过议决,敦促雪州大臣阿兹敏检討伊党在雪州政府的地位,继而建议推举该党的中央领袖到雪州参选。此举彷彿是为了当头棒喝公正党,望公正党与伊党作出了断。

公正党为了保住雪州的大本营,不惜与伊党藕断丝连,这点我们可以理解,雪州人民亦能谅解。惟大选不仅一州打仗,而是全国开打,而诚信党这个微不足道的新党,虽然在希盟的大雨伞之下,可是发挥和胜选的机会有限。尤其若公正党继续纠缠不清,诚信党在其优势州属如雪州就得被迫让步,背腹受敌、十分难堪。

况且再经由老马与慕尤丁创立的土著团结党,原本颇冀望诚信党的行动党已迅速过继力挺土著团结党,公正党为了利益考量不想与伊党决裂(即便伊党已绝交),诚信党已从希盟的友党,变成了顺位居下风的「孤儿」,任由摆佈、毫无权威,雪州的动议更被视为「不符合希盟精神」。那么,究竟什么才是「希盟精神」?诚信党难道无权发言?

广告

希盟若搞不清与伊党的关係,来届大选若有风吹草动,诚信党將是第一个被牺牲的对象。行动党、公正党、土著团结党,以致伊党或许会保住各自利益,但诚信党未开战便输了一条街,可怜至任人摆佈和嫌弃,既然如此何不索性解散得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