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黄诗情

9月16日標誌著半岛、沙巴和砂拉越正式组成马来西亚的纪念日,即是我们脚下踩著这片国土的诞生日子。首相纳吉选却在马来西亚成立54週年的这一天,在出席马华公会所主办的华社爱国集会时,公然对我国华裔人民说:「若马来西亚失去和平,华裔將最先成为箭靶」。

这句话基本上和黑道的跟你说「如果我们被举报,你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一样,无需伴以武器甚至不必语气上扬,但它就已经是不折不扣的一句恐嚇说辞。

纳吉在505大选后也曾用种族角度解读选举成绩並定调为「华裔海啸」,巫统喉舌更责备华社不感恩和高呼「Apa lagi Cina mahu?」(华人还要什么?)。如今大选前夕再来一番「遭殃论」企图阻嚇华裔选民。只能说,越是关键时刻,一个人的言行举止越能反映他真正的思维。

我国华裔向来政治参与度偏低,「明哲保身」的心態是其中因素。当初先辈南来时由于对陌生环境的距离感,加上一心想著日后回归祖国,所以对于政治相对冷漠。但后来,即使確认了马来西亚公民的身份,落地生根的华裔却又因国阵种族分化政策及制度不公无法建立归属感,始终无法真正地以身为马来西亚人自豪。

也许源自于多年来对于制度偏差的失望,华裔潜意识也认定自己就是国阵所意欲形塑的二等公民,所以在面对问题时往往自然而然地以「山不转路转」方式解决问题,甚或以移民作为优先选项。

华小拨款不足吗?热爱母语教育的人士会积极协助筹募基金,因为再穷不能穷教育。独中统考文凭不受承认?没关係,也许再耐心等待下届大选马华部长会捎来好消息。治安不靖安全受威胁?我们就自行建设篱笆社区、自雇保安巡逻,自求多福。

目睹权利被剥夺

华社积极组织社团、落力撑起华小独中担子,但却必须承认:我们始终无法逃脱政治问题,因为政经文教、衣食住行,生活中无论大小事都是政治。

华裔从来都不处于我国政治主流。过去的数十年,以为朝中有人真的好办事,只要依照国阵的种族游戏確保执政联盟內有华裔,就能捍卫华社权益。殊不知,自由民主、母语教育、公平对待……这些年来即使我们委曲却从来无法求全,只能眼睁睁地看著属于我们的权利不断地被剥夺。

政党轮替制度革新,才能解决目前我们面对的困局,这是华社普遍都明白的道理。有人说,来届大选部分华裔选票会回流国阵,那就视乎在投票的一刻最重要的考虑何为。有人投票的衡量標准是门口街灯有没有著、路边野草有没有定期清理;有的人著意于候选人出现在选区有多频密;也有人希望选票能够换得公平、民主、尊严。这是个人的选择权利,旁人无权过问或评论,当事人只是需要向自己、子孙和歷史交代。

与其再相信马华张盛闻的最后一哩路,错误寄望这个延续了六十年的种族政治游戏能够保障我们的利益,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在来届大选用选票力量,让种族极端腐败的政权走完它的最后一哩路。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