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廖明安

9月17日,那场记者会前,我国政治氛围陷入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状况,举国人民屏息以待首相纳吉的「重要宣佈」,怎知等待的结果是反高潮,不过是一个过气政客重回巫统怀抱,本来期待有所重大事件发生看热闹的市民,难掩失落。

这一场记者会如此大阵仗,真的只为了迎接一位叛党人士归巢吗?事情没那么简单。记者会不久,就流传出许多「內幕消息」,最为可信的,就是「雪州变天」版本。莫哈末泰益在我国政坛並不是一位特別伟大,或者有显著贡献的政治人物,他背负著更多的是政治负资產。当年跳巢伊斯兰党,该党也没有给他特別待遇,还表明来届大选未必让他上阵,之后跳去公正党,公正党也没有给他特別待遇。

要不是有比莫哈末泰益归队更震撼及更有政治价值的元素,相信纳吉也不会搞这么一场神秘且令全国人民瞩目的新闻发佈会,更不会开一场记者会给人当笑柄。因此,「雪州变天」的传言是有根据的。

种族主义为仅有王牌

霹雳变天前车可鉴,雪州民联政权名存实亡,摇摇欲坠,纳吉深知权力是贯穿一切场域且拥有决定性作用的力量,他怎会放过任何可夺权的机会,以便在距离来届大选还有数个月期间,稳住国阵在雪州的权力控制和政治资源?

依据传言,变天之所以最后一分钟不成事,是因为王室介入,倘若真有此事,雪州苏丹也確实是一片苦心,发挥了统治者的关键影响,不让雪州陷入一轮又一轮的政治恶斗,这也可以解析为何后来受询的公正党议员纷纷否认或者三缄其口。

纳吉当然不能取消记者会,这样做只会让传言获得证实,唯有硬著头皮,高举莫哈末泰益的双手,把一场歹戏演完。但那终究是一场空洞无物,非常牵强附会的「重要发佈会」。然而,莫哈末泰益当天指责反对党分裂马来社会,不再为伊斯兰和马来特权斗爭的言论,再再曝露种族主义是巫统唯一赖以生存的核心价值。

莫哈末泰益回归巫统也折射另一个现象,就是反对党无法改变这些国阵老臣子的极端思维,而令人担忧无非就是现在希盟正是由一批巫统「旧部」主导,渐渐取代了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追求的民主与平等的理念。还有多少位「莫哈末泰益」將陆续回到巫统老巢,又或者多少巫统毒瘤离开巫统而寄生反对党,以民主之名摧毁民主之实?政客是厚顏无耻的,可以立马就发表判若两人的言论,没有原则可言。

一切不符合民主的夺权行为,是对人民尊严的一种践踏。「雪州变天」传言无论真实虚假,都曝露出了国阵將用尽一切手段,或竭尽所能,在来届大选打一场胜仗,夺取资源雄厚的雪州。雪州民联政府的不稳定是铁一般的事实。

一个莫哈末泰益跑回去巫统,看似鸡皮蒜粒小事一桩,但流传出来的种种內幕,却敲起了雪州政权的警钟。回看这些年,雪州政局动摇不定,换大臣,製造补选,大臣人选风波,伊党合作课题,希盟立场相左等等,都影响著雪州政府的民意支持度。千万別笑巫统收旧报纸,哪天不小心失去政权,「卷草蓆」之时就別怪人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