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渊99扇门古堡的外貌。

(威南20日讯)名列大马十大鬼屋的「高渊99扇门古堡」有个不解之谜,不论如何数,都数不出99个门,以及是否闹鬼,也是人云亦云,或是以讹传讹!

这座见证高渊百年风华歷史古跡的古堡,距离高渊市区约3公里,坐落在楣南路油棕园內。

它建于1917年英殖民地时代,是当时英国籍园主南士登家族的私人別墅。建筑物內有10个房间,最令人乐道的是其拥有99个门而无窗,並在古堡主人遭杀害后,以闹鬼事件而闻名遐邇。

古堡主人约翰圣摩南士登死后,古堡就未再有人居住,隨后就传出一个又一个闹鬼的传说。

99扇门数不清?

是否有99扇门,迄今是个不解之谜。
是否有99扇门,迄今是个不解之谜。

这幢隱藏在油棕园里的古堡,如今剩下的是个阴暗的身影,与无数的闹鬼传说。很多人到此一游,是为了那鬼影幢幢的恐怖背景。也有好奇者,跳上蹦下去数一数,为何总是数不清到底是否有99个门户?

对于99扇门之谜,有人说可能包括古堡后方,如今已坍塌成平地的马房,是也非也,已无从考察。是否闹鬼之说无人作证,已沦为一个传说,但在几个寻鬼灵异节目中,却是绘声绘影渲染得鬼影幢幢,终把这座古堡捧成大马十大鬼屋。

从蔗园到油棕园 承载多年风雨

古堡年久失修,楼板蚀损,行走期间要倍加小心。
古堡年久失修,楼板蚀损,行走期间要倍加小心。

老屋无语,承载了太多的悲欢离合与风风雨雨,人去楼空后,建筑物门板梯阶遭白蚁蛀蚀达20余年之久、左右翼楼房遍布白蚁痕跡,露台石灰地板积水损坏,墙壁被人胡乱涂鸦破坏,数年前更曾遭遇火劫的高渊99扇门古堡,迟早淹没在那片重重的油棕园里。

歷史回溯,高渊99扇门古堡座落处在19世纪时是甘蔗园丘,该古堡当时之名称是「加里奴亚大屋」,较后称为99扇门大屋。

在1880年代,因糖价跌,该区之甘蔗园也转型种植树胶,到1960年代,树胶低价时,树胶园又转型成为油棕园。

当年古堡主人南士登家族是英国一个富有的家族,该家族在19世纪来檳,在高渊楣南拥有一大片园丘,古堡就建在其园丘內。

当时该古堡之楼下是园丘管理中心,楼上是古堡主人之住家。同时,楼上广阔的大厅,据传常在夜间举行舞会,衣香檳影,夜夜笙歌。

据指出,古堡主人约翰圣摩南士登,当时是「檳城树胶园丘公司」的董事经理,他在二战后1948年被人谋杀,当时他在古堡正步上楼梯,头部中了2枪而毙命,行凶者是谁无人知,成为一宗悬案。

据传该古堡在二战时被日本军占据为司令处,並在该处屠杀一批英国军官,但当时为何南士登家人安然无恙,是否他们在战爭时先逃离,战后又才回来?

綺丽传说 女僕殉情哀泣声不断

大厅上楼的梯阶,传闻夜间常有脚步声。
大厅上楼的梯阶,传闻夜间常有脚步声。

威南20日讯  有传说此古堡有英军鬼魂作祟,又有版本说当时二战死亡之日本军官埋在该处,总之传出夜间常听到军號声与操兵步伐声。

最綺丽的一个传说,是说古堡主人遭射杀后,一名与他相恋的巫裔女僕也隨后在古堡一个房间內投繯殉情。过后,就传出古堡主人阴魂不散,常于夜间在楼梯处走动,也传出有女鬼长嗟短叹的哀泣声。

笔者曾数度于白天到访古堡,见到的仅是一个阴森破落的老屋,要汲取的那股惊悚感,但什么灵异事件则从未遇到过。

这样的一座传闻闹鬼的古屋里,也曾有一印裔家庭居留在楼下入口右侧的一个大房里,漆黑的环境他们居住了20多年,到最后只剩下一名老印妇独居,她在几年前也因房间失火后而搬走。

笔者曾访问该老印妇,是否曾见过鬼魂出现?她笑笑说,夜里要见个人影都稀罕,去那里找鬼影?

她在那里居住了几十年,与「鬼」相安无事,或证明根本没闹鬼?

採访手记:

在古堡內探险,光线昏暗的屋內,令人不禁浮想联翩,有股人去楼空的惊悚感。

笔者一次隨一个拍摄灵异节目的摄影队在夜间去探访古堡,一步入古堡,一股肃穆压迫著闯入者的紧绷神经,一阵阵幽风吹来,仿佛有古老的幽灵从中悠悠荡出。

在黑暗中凭手电筒光照射,当时只觉得古屋的时空停滯在百年之前,外观与轮廓依旧,但黝黑梯板、开合了百年的破落门户、窗欞冰冷,高耸的墙柱似墓碑般森然。

在这幢百年前的深幽老屋,回想当年古堡主人当时应该在做些什么?是夜夜笙歌,抑或是妻儿环绕其乐融融?还是手执书卷,伴著门外的雨声?恍惚间似有幽幽乐声响起,是幻觉还是风声,难免令人神思遐想。

当然,在摄影队大批人马的喧囂下、水银灯光照射下,相信有鬼也会退避三舍,要想鬼魂显灵,终究是椽木求鱼。

离开了古堡,走过黑暗的油棕园小径,婆娑的油棕叶在风吹下沙沙作响,走到大路后,终于感觉好风如水。抖落古屋的感觉,在沿途路灯下,恍惚的笔者心里仍数著99个门户里逃出来的遥远的传说。

丝丝遗憾,在岁月流逝下,天会荒,地会老,没人保护的古堡,终于有一天会年久塌陷。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