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调查研究表明,当代青少年开车的人数更少,发生性行为、开始喝酒的时间更晚。

看起来似乎不错,然而调查同时揭露称,虽然当代青少年並不如前几代青少年叛逆,但是其快乐程度及適应环境的能力也「大不如前」。

「I世代」人不叛逆

根据《澳洲新闻网》报导,此前一项发表在《儿童发展》(Child Development)期刊上的调查研究,比对了1976年至2016年间的800万名美国青少年。该研究表明,与20世纪90年代的青少年相比,当代青少年很少约会或就业,在高中就发生性行为也从多数人的经歷变成了少数人的经歷。

该项研究的作者之一,心理学专家特文格(Jean Twenge)表示,人们常认为青少年酗酒,驾车及发生性行为的次数越少就越安全。然而实际上,这样的变化趋势只会对青少年造成更大的伤害。

特文格说:「导致这些伤害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互联网。毋庸置疑,在互联网上花费时间越多的青少年越容易抑鬱,越容易不快乐。」特文格將那些具有突出问题的孩子们命名为「I世代」,即1995年以后出生的一代青少年。

应变能力惹人担忧

据悉,像面子书(Facebook)和Instagram这样的社交媒体也是导致「I世代」青少年抑鬱的原因之一。

心理学家兼作家卡尔格雷格(Michael Carr – Gregg)认为:「我们从研究中发现,越是关注社交媒体的青少年就越有可能『自我客观化』。他们容易把自己和別人比较,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从而降低了对自己的信心和认同感。」

对此,一些专家表示,虽然「I世代」青少年推迟了其进入职场的时间,也很少会去尝试危险行为,但是他们可能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来培养能够帮助其过渡到社会的一种个人认同感和適应能力。

卡尔格雷格表示,「I世代」青少年就像「温室里的花朵」,他们没有克服逆境的能力,也没有面对困难的勇气。

此外,特文格和卡尔格雷格还指出,青少年参加社交活动的时间变少了。他们花费了更多的时间独处,躲在屏幕背后聊天。

父母行动解决问题

蒙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交通运输学院的讲师德尔博斯克(Alexa Delbosc)透露,目前维多利亚州与新南威尔士州青少年的个人能力下降最为明显。

此外,据澳洲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在澳洲15至19岁的青少年中,考取驾照的人数也越来越少。与1981年54%的青少年都考取驾照相比,2017年只有44%的青少年考取驾照。

对此,卡尔格雷格指出,父母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他们不能给予孩子「过度的保护」,也不应该为孩子做好所有的事情。

卡尔格雷格说:「作为父母,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孩子们独立面对一些逆境,从而培养他们的应变能力。」

特文格表示认同,她说:「父母应该多加留意,要確保这些年轻人在上大学时、找到第一份工作时,已经具有足够多的社会经验以及独立做出决定的能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