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中,非政府组织「保护及拯救儿童」(P.S. The Children)与本地知名广告公司Naga DDB合作,以「打击儿童性侵罪案」(Stop Nursery Crimes)为目標,推行了一系列活动。公益项目的启动,包裹著Naga DDB执行创意总监张源辉(Alvin Teoh)心痛的经歷。作为受害者的父亲,他的表述有怒吼也有动之以情。之所以愿意无数次站出来,他说:「我想告诉家长们:不是你以为『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它就真的不发生!」

事情发生在4年前,犯案老师吩咐担任巡察员的9岁女儿到一个隱密的房间协助进行整理工作,「她一个人在里面,老师走进去,尝试抱她和试图吻她的嘴唇。」张源辉指,太太曾向女儿灌输过相关知识,女儿很清楚老师已经越轨,「她找了个藉口逃出来,老师抓著她的手说『不要把这事说出去,我只是想当你的Bapa Angkat(义父)』,女儿没有回头,往课室走去,老师开始紧张了,他塞了20令吉给我女儿,请她千万不要把事情说出去,钱拿去请朋友们吃雪糕。」

张源辉稍微提高了声量:「我女儿知道当下是什么情况,她知道老师试图贿赂她,她在同学们的面前挥动那张纸钞,大声地告诉老师:『我不需要你的钱,你拿回去吧』,她应该是故意这么做的,让大家看到这一幕。」一直到放学后,张源辉的太太前去接载女儿,女儿才在妈妈面前崩溃,「她大哭,告诉我太太事发经过。我太太马上打电话给我。」

性教育让女儿逃出狼爪

事实上,案发前,学校的年轻马来书记已经发现端倪,但不敢大肆声张,张源辉说:「她觉得那老师对多名女学生举动过度亲暱,她也曾提醒过我女儿別让那老师摸脸颊和搂抱,她认为那是不对的,但我9岁的女儿不太明白。」他接著说:「很多人不知道何谓『诱姦』(Grooming),前几年根本连这个字都没听过,所以事情悄悄地发生,大家都还没来得及意识到不对劲。」

他认为,教育和醒觉非常重要,「不只是家长,因为在本地,大部分儿童性侵案是家人和长辈所为,所以老师、邻居,任何和小朋友有所接触的大人都应保持警惕。」回想女儿的经歷,他说:「是醒觉救了我女儿。试想如果我太太不曾跟她谈过恋童癖,给过她性教育,该名犯案的老师或许会有进一步的行动,能轻易就得逞。」

「別骂老师,我自己克服」

即便女儿知道老师的举动是错的,但在一开始,她仍维护老师。「她的情绪很不稳定,我和她谈起这件事时,她几乎没办法思考。但,在本地长大的孩子被教育要尊敬老师和长辈,她说不想让老师惹上麻烦,请我不要去骂老师,她会自己克服。」张源辉感嘆:「你看,小孩多么纯真,即便是一个脏老头对她做了那些事,她还视他作老师,尊敬他!」

张源辉试图让女儿冷静下来,也向她解释无论如何必须报案,根据程序起诉该名老师,如此一来,才能阻止他继续犯案。「她冷静下来后也认同这个做法,因为信任,她让我们去处理接下来的程序。」张源辉指,家长和孩子的关係是否良好,影响著结果,许多家长在这方面相当无知,没有创造让孩子把经歷说出来的环境,即便孩子愿意吐露,也可能因为家长的一句「一定是你顽皮!」或是「为什么你捏造故事?」而陷入加倍无助的境地。

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张源辉说他难以形容当时的心情,「生气、害怕、怨恨、混乱、痛心…我无法確切地形容,全部参杂在一起。但我告诉太太不管怎样,我们要保持冷静,因为女儿已经遭遇了很坏的事,如果我们大哭大闹,吵著要把犯案的人杀掉,女儿会慌张,会觉得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比她所想的糟糕十倍。」他忆述:「我的两个儿子显然也非常生气,尤其是长子,那时候他已经17岁了,但我和太太保持冷静,他也跟著那么做。」

张源辉认为:「作为家长,不要情绪化,冷静下来,给孩子无条件的支持,採取正確的行动,而不是把事情越弄越糟。」既然从未经歷相同的事,又是如何知道应对的方式?他笑称:「我也不知道。就自然而然那么觉得。应该是常识吧。也有可能是我过去十多年一直参与教堂的青少年活动,养成了不批判、给予支持的习惯。」他指著胸口说:「事发当天,我坐在车里非常愤怒,这里面都碎掉了。但当我下定决心要给女儿一切的支持、尽全力保护她时,我告诉自己绝对要冷静。」

张源辉深信,有效执法的同时必须教育群眾,提升对儿童性侵案的醒觉,以儿歌(Nursery Rhymes)为概念,取其谐音「Nursery Crimes」发起醒觉运动「StopNursery Crimes」(打击儿童性侵罪案),並在系列活动完成后,留下了一个中、英、巫3语的微型网站(www.stopnurserycrimes.com),让公眾自发地从中获取预防、发现和应对儿童性侵案的资讯。
张源辉深信,有效执法的同时必须教育群眾,提升对儿童性侵案的醒觉,以儿歌(Nursery Rhymes)为概念,取其谐音「Nursery Crimes」发起醒觉运动「StopNursery Crimes」(打击儿童性侵罪案),並在系列活动完成后,留下了一个中、英、巫3语的微型网站(www.stopnurserycrimes.com),让公眾自发地从中获取预防、发现和应对儿童性侵案的资讯。

爱面子,还是爱孩子?

从最初接触张源辉时,就很好奇,作为广告界红人的他为何愿意站出来把女儿的经歷公诸于世,女儿又是否乐意?华人家庭把类似事件视作绝口不可再提的耻辱,张源辉愤慨:「这不仅仅是华人的问题,而是马来人、印度人、东西马人、全世界人的问题。我觉得人类最大的问题就是爱面子!照顾面子、维护自尊、保护名声和地位的心態在摧毁这个社会,这些都出自无知。」

作为一位痛心女儿受到伤害的父亲,他强调:「社会地位重要吗?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作为一个人,你有感觉,你知道对错,你做对的事,你照顾別人的感受。那些照顾面子、顾虑身份的举动让我觉得噁心!」他接著说:「因为成人对所谓『耻辱』的误解,认为应该在事发后保持缄默,认为那才是保护孩子,但事实上,那是在用大人的自我中心摧毁一个孩子。」张源辉认为,让社会大眾都知道恋童癖,让人人谈论儿童性侵是打破迷思的最好办法,「把它视作禁忌于事无补,事情不断在发生!我们不跟孩子谈性,但是你的孩子、我的孩子都在网上获取资讯,坏人都毫不掩饰,直接跟他们谈性。」

让別人知道类似事件发生在自己的家庭里,勇敢地谈论对张源辉来说,无关紧要,「很简单,唤起更多的醒觉,就能救更多的生命。分享经歷,就算真的『丟了面子』,又何妨?」他认为,把事情隱藏起来,当作不曾发生才是真正的耻辱,「当我们的经歷能起警示作用时,我们却选择隱藏,自私地不伸出援手,这才是该死的耻辱。」女儿认同张源辉的想法,也信任父亲,因此没有异议。

配合「Stop Nursery Crimes」项目,NagaDDB製作了3部分別以中、英、巫为媒介语的公益短片,並设计了一款虚擬实境纸板眼镜(VRCardboard),用于在全国各地举行的街头推广活动上,让公眾尤其是家长对儿童受侵害的画面有即视感。
配合「Stop Nursery Crimes」项目,NagaDDB製作了3部分別以中、英、巫为媒介语的公益短片,並设计了一款虚擬实境纸板眼镜(VRCardboard),用于在全国各地举行的街头推广活动上,让公眾尤其是家长对儿童受侵害的画面有即视感。

曾想原谅性侵者

那名侵犯张源辉女儿的国民小学男老师最终被起诉,张源辉透露:「很多人对我国的警察有负面印象,认为他们没做事。確实有一班警察不做事,就像你去银行,也有人不做事;这个广告社里,也有一些人是不怎么做事的,所有机构都有这样的问题,但你不能因此推翻有人在努力做事的事实,D11(武吉安曼性罪案、虐待儿童及家庭暴力调查组)给了我强而有力的支援。我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被教育要原谅和忘记,我內心也很混乱,是他们坚定地表示这起案件必须追究到底。」

张源辉坦言,他曾开出条件,只要对方愿意做两件事,他便销案,「第一,他必须向我和我的家人道歉;第二,他愿意承认错误,接受治疗或辅导,因为对我来说,他是病了的人。」但育有3名孩子的该名老师没有採取行动,反倒是对方的妻子给张源辉拨电。「这是荒谬至极的通话,我用了约一个小时去安抚她,告诉几近崩溃的她,这不是她的错。」

警方快速行动,在事件发生隔天就到学校和校长谈话,后来教育局也派人会面,张源辉透露:「最终用了约2年时间把他控上法庭。这不是因为警察效率低,而是这个国家有太多类似的案件。据我所知,只有1/3的性侵事件有到警局报案,而成功定罪率只有1%。」该名老师虽被定罪,但当时未有《2017年儿童性侵法令》,根据刑事程序法典的判决,刑罚相对地轻,罪犯只需缴付罚款,並无法再执教鞭,但张源辉坦言,他对刑罚並不满意,过轻的刑罚无法起惩戒和阻遏的作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