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余澎毅

广告

80年代的敦马基本上到处树敌,虽然被称为「第三世界发言人」,但是惹出了不少外交风波。除了跟日本保持较为良好的关係和推动向东学习外,敦马与周围国家时常出现紧张的状態。敦马80年代上台后提出「最后购买英国货」,並且在「新泛电事件」后与新加坡发生矛盾。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和烈火莫熄事件,让马来西亚面对极大的压力。时任美国副总统戈尔又与敦马发生摩擦,让马美关係处于低点。

敦马时代留下的一些问题也在纳吉任期內解决,比如谈判长达20多年的丹绒巴葛火车站的铁路问题。1990年,李光耀在他总理任期的最后一天与时任財政部长敦达因在铁道课题上达成协议。但是,不久后敦马不承认这项协议,最后不了了之。隨后又以新马水供问题与新加坡爭执,事实上这项已获得法律生效的合约没有必要继续爭论。

表达平衡外交手法

纳吉在任期內解决了上述与新加坡的铁路问题,这项歷史问题的解决促进两国之间的关係。纳吉在2009年上台后积极与各国保持良好的关係。据一些民调指出,2013年沙巴苏禄军事件让他在当年的大选中拿回不少选票。这些都是纳吉在外交上成功的地方。纳吉9月与特朗普和特丽莎梅见面后,证明其外交战略的灵活。

如今的在野党无法提出任何的影子內阁或者外交策略,至多在国会殿堂举牌询问「谁是大马一號官员」。一个成熟的政党若要执政中央,应该要让选民知道政党的外交方向。纳吉虽然一开始在南海问题上保持沈默,纳吉这次访美后,与特朗普发表联合声明。在南海问题上,强调確保、维持和平与稳定、合法使用海域的重要性。两国坚持维护以海洋为基础规则的海洋秩序的重要性。这些声明表达了纳吉的平衡外交手法,让马来西亚处于有利的位置。

在当今中美角力的东南亚地区,纳吉的外交战略可说是成功。身为希盟总裁的敦马除了让那些反对党议员举牌取笑纳吉外,还能做什么?说不出任何外交政策要让民眾如何相信希盟在外交上不犯下错误(要求外交胜利对他们的要求似乎有点高)?

广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