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李书祯

抽离我国半个月回来,看看政治议题的发展模式可谓一成不变,炒冷饭的议题,但依然被议论得如火如荼,也有火上加油之势。

马来西亚的政党政治所操弄的课题,就是歷久不衰的种族与宗教。吉隆坡市政局拒绝Oktoberfest(译成「精酿啤酒节」),拨动了民眾的神经线,一方以为何禁止非穆斯林喝酒?愈来愈伊斯兰化等说词大事討伐,一方以不容败坏穆斯林社会为由大吵大闹;两方僵持不下。

但其实,市政局真正禁止的原因是什么呢?应该读取市政局所出的信函內容;毕竟Oktoberfest没有提及啤酒,为什么我们的翻译要译成「啤酒节」那么弔诡呢?当中是否存在刻意的挑衅?

吉隆坡市政局由首相署管辖,不是政党的党產,顶多可说是国阵的成员在其中;他们的工作与伊斯兰党、诚信党与行动党都没关係,不晓得这些党团人士为何那么热衷于表达立场?赞成、反对的大吵一轮。

假如真的引领群眾看问题,应该针对拒绝的原因,不是把啤酒节带过去雪州巴生又再吵一轮,可以批或不可以批来证明这些人士的开明与保守!囗水战中各方要贏取什么?

回到问题的癥结,雪州大臣阿兹敏说得是:按照程序申请,合格就批准,不合格当然就不能批啦!警方也一样,批了又撤回,是不是醉酒闹事的罪案增加?说服力在哪里?

马来西亚人能不能把自己从政治课题的喧闹中抽离一点,而不是跟著政客的言论起舞。限制卖酒是许多邻近国家如泰国、新加坡都有实施的,但都有其禁令基础,或者酒醉罪案率,总不能以目测或他说的为基准啊!

一方面说非穆斯林有其宗教与行动自由,如何证明?是无节制的自由吗?若非,那个限制怎么样?大家的妥协点到哪里?这问题也不是今天才吵,是季节性的催票元素,不止如此,还有赌博、幽会、牵手、接吻、装著等等,都是炒伊化的原料;还要吵多久呢?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