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卖书之要诀,关键在脸。一是自己不要脸,穷打急追,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中学当年搞过华文学会的朋友,想必皆有深切之体会;身在80年代的处境,犹是一言难尽。

个人还有难得体验,攸关年少拙著的出版。文集正准备在学校推销之前,一个顾问老师赶前到来转达关怀:「XX部要你的登记。」此事说来,显然是试图施加压力;学校的记录,想必已有明细,何必刻意提醒?

诸如此事,罄竹难书;圈內圈外,都有各自的经验。但是,既然旨在卖书,能忍则忍,希冀大家赏脸,出钱出力,响应支持,意思意思,买下一本,也算是发扬文化了。

那么,专书的文章脉络,到底如何,说实在话,还在其次;倒是人脉的经营,人情之网罗,一个不能少。相识一旦多了,人缘好了,人面大了,读者的机率自然隨之增加,反之亦然。

仗义之士在党外

网络时代,卖书这书,还多看另一张FB的脸。前不久读到超人丘光耀博士的贴文说,凭靠面书和跑场,不过两周,他的新著《超人出手,鸡飞狗走》(蒲种:丘光耀;2017)销量已破400本。换句话说,915出街以来,每天平均卖出大约30本。

读到这里,个人仍有所难掩之感慨。放眼一看,我党议员,浩浩荡荡,国州总计,一定过百。若每位YB愿意排队按键,人人下订10本,首版第一刷打印的1000本,则將马上售罄。可惜,仗义之士多在党外。

结果,累得超人唯有南北奔走,都为YB;YB所虑,似乎则为本身的中选。超人出书,最终还得自己卖。仅从这一道的风景,自可看见这个党怎样一再委屈了他的经验,糟蹋他的才华。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