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抵达赫尔辛基机场那个下午,其实是接近中秋的时分了:天空放晴,空气冰冷;机场和广场的商店,全开始摆卖冬装了。树叶渐渐转黄,走在路上,低头处处可见一片片的落叶。

八月十五前一日的大清早,正要从酒店出门,下起大雨,天色很阴很灰。典型的芬兰天气,公司的同事总是这样相互调侃。中秋节庆当日会议结束,下午提早下班;微风细雨儘管停了,天空还是一片忧鬱。

说是月到中秋分外明,似乎不是。说实在话,外国掛起的那一轮月亮也不见得比较圆。靠近北极圈的北欧之地,亦然这样。窗外亮起的,其实是建筑的照明,还有路旁的街灯。

但是,此地的中国人確实渐渐多了。前些年小镇开了阔气的中餐,这些年还有推拿和按摩。此外还有类似景泰蓝的花瓶专卖店,里面连贵州进口老干妈的酱料都齐全了。

惊讶的还在后头。超市的门前有个书报架,派送2017年9月29日第39周的《大纪元时报》,版头註明乃是欧洲版第830期,封面报导基民盟的默克尔第四次连任德国总理。

报纸A8版打的是全版的「中秋晚会」广告:「花好月圆」四个大字,配上一朵朵梅花之绽放。左下角写上HOLLANDCASINO.NL的网站,脚注一小段蹩脚的中文:更多信息以及的我们的条件请瀏览我们的网站。

中文虽然在全球通行无阻了,可是水平读来越来越不像话。「细节规章,参阅网站」,怎么写成这个模样?KLM机上的那张问卷,甚至还有「请稍后」的別字。

那么,清贵的嫦娥单身到了这里,想必也必然庸俗。苏东坡如果来到芬兰,兼课教起中文补习,也一定为之感慨万千:中文如月,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中文的灯光,不会青黄不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