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金树

香港特別行政区行政长官(特首)林郑月娥呼吁香港人不要再搞「港独」,而是应该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之下,团结一致为建设香港而努力。

另一方面,「港独」分子最近蒙受多方面的挫折。包括「学运分子」等三人因在2014年的「佔中」事件中佔领政府总部犯了刑事罪而被判坐牢、6名主张「港独」的当选立法议员在宣读就职誓词时侮辱国家而被取消议员资格,以及香港10间大学的校长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反对「港独」,以及反对各该大学的学生会负责人在各自的大学內搞「港独」活动,並將会取下张掛在大学校园內的「香港独立」巨幅布条。

儘管如此,佔香港人口极少数的「港独分子」还不会死心,不但不肯接受特首的忠告,还是会继续搞「港独」活动。只是他们的活动得到的支持越来越少,而且在香港的客观社会和政治环境之下,「港独」绝对不会成功,「港独」之梦圆不了,他们的各种动作只是沦为譁眾取宠的闹剧而已。

中国是在1997年7月1日,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下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的主权。「一国」是指「一个中国」,「两制」是指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权,由香港人通过选举选出特首(必须是香港人)组织领导班子管治香港。

拒「港独」人士参与

但这个原则有一个底线,即香港的「主权」属于「一国」的中国,只有在作为主权的北京中央政府授权之下,香港才能享有「高度自治权」。因此,任何要使香港脱离中国独立建国的「港独」行为与活动,理所当然的会受到北京中央政府对付。

香港特首是由选举委员会的成员间接选出,代表各行各业的选委会的代表最初是400人,后来增加到800人,又再增加到1200人。

北京当局认为,如果由700万香港居民中有投票权的选民,通过「一人一票」的全民普选选出特首会更加有代表性,因此朝这个方向努力。所以,中央政府有意把选举委员会改为提名委员会,由它审核有意参选特首的候选人的资格,然后確定二至三名符合资格的候选人参选,由全体选民通过「一人一票」选举產生特首。

审核资格的关键性一条是所有候选人都必须拥护中央政府,拒绝任何主张「港独」的人士参加特首选举。这是理所当然的规定。然而,主张「港独」的人士,要求通过「公民提名」达到「真普选」。也就是说,主张「港独」的人士也可以提名参加特首选举。如果他们真的当选,还可以「民意」支持「港独」为理由,推动香港「独立」,北京当局当然不会答应。

而当前任香港特首梁振英在香港立法会提出修改特首选举法时,佔立法会超过1/3席次、因而拥有否决权的「民主派」议员全部一致表示將会投反对票。结果选举法修正案未能在立法会获得通过。2017年的特首选举只好按原有的办法举行。林郑月娥是在三名候选人中,获得1200名选委中的多数委员投票支持而中选。

连番打击「港独」分子

主张「港独」的分子,在多个不同场合,通过言论和行动爭取「港独」。最突出的是以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为首的「占中三子」(另外两人是中文大学副教授陈建明和基督教牧师朱耀明),號召「佔领中环」(中环是香港的主要商业区),以便通过「公民抗命」爭取「真普选」。

根据香港传媒报导,戴耀廷获美国的巨额津贴来「乱港」,以便使香港成为外国势力顛覆中国的中心。因此,他身为法律系副教授,却鼓吹「违法达到正义」的口號,以追求心目中的理想为借口,煽动年轻人犯法,使到他们肆意作出违法的行为。

因此,以黄之锋为首的所谓「学运三子」接受戴耀廷的指导,在2014年率领一批年轻人以暴力佔领香港政府总部,结果他们三人必须负起刑事罪责,被法庭判处坐牢6个月至8个月。

另外,「佔中」行动付诸实行,从2014年9月28日至12月15日,佔领中环79天。梁振英政府加以「冷处理」,不予强行驱散。最终佔领者自动解散,「佔中」行动失败,也没有人有能力號召再次「佔中」。

立法院也成为「港独」的战场,有6名「民主派」议员在宣誓就职时故意侮辱中央政府,结果被法庭判决取消议员资格。香港是法治社会,法庭依法惩治犯法的「港独」分子,应该会取得一定的阻嚇作用。

「港独」分子再把战场转移到大学校园,由学生会在佈告栏张贴主张港独的文章,以及悬掛「香港独立」的巨幅布条。结果香港10间大学的校长联名发表「反对港独」的声明,使「港独」分子再蒙受挫折。不知「港独」分子还会用什么新方式搞「港独」活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