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侯显佳

大马华人一向给人有著会赚钱、口袋满满的印象,政治领袖也总是说华人对国家经济做出巨大贡献,《福布斯》大马富豪榜十大,有8名富商是华人,这固然是光鲜亮丽的一面,但是华人社会经济也有血淋淋的另一面,即贫富悬殊在拉响警报。

《2016年家庭收入及开支统计报告》显示,相比土著和印裔,大马华裔家庭贫富悬殊问题最为严重,值得留意的是,大马基尼係数处于不断下降的趋势,华裔家庭的基尼係数却从2016年的0.405增加至0.411,高于国家整体的0.399,而且华裔是唯一贫富悬殊问题没有改善的族群,土著和印裔的贫富悬殊都在逐渐减少,基尼係数也低于国家整体。

根据联合国对基尼係数区段划分,低于0.2为贫富差距极低;0.2-0.29为低;0.3-0.39为中等;0.4-0.59为贫富差距高;0.6以上为收差距极高,而且一般上把0.4作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並认为超过这条「警戒线」比较容易引起社会阶层对立。

从上述划分来看,大马华裔家庭贫富悬殊已经越过「警戒线」,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反映了华裔社会的財富高度集中在金字塔顶端,国家经济发展成果以及资源,在时代演变中並没有更大地扩散到中层和底层。

马来西亚政府70年代开始推行爭议性的「新经济政策」,旨在改变土著,特別是马来族群的经济地位,在这项政策下財富结构重新分配,马来人受到大力扶持,儘管如今「新经济政策」名目上已不存在,但其首开先例给今天留下许多变种的政策,巩固马来人权利也成为了政治人物最重要的「功课」之一。

林林总总的固打制度就像紧箍咒,在经济、政治和教育领域都受到的不公平对待,紧缩著华人大展拳脚的机会,缺乏资源、门路的普通华人更是难以摘下这顶紧箍咒,华人在商业领域的优势也受到侵蚀,最简单的例子是难以获得政府项目,除非有「关係」。

成绩优秀的华人年轻一代也不是那么容易申请到政府大学和奖学金,象全A优秀生申请科系被拒的消息屡见报刊,家境优渥的尚能把孩子送出国,家境普通的则要努力自寻出路。

儘管华裔家庭的平均月入仍居其他民族之首,解决贫富悬殊问题恶化却是刻不容缓,但愿上位者能从宏观上来做出改变,政策能够更加包容和开放,让人民来一场更为公平的竞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