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潘君胜

近月来,我国政坛动荡不安,极端种族分子以及宗教狂热分子纷纷抬头,肆无忌惮的利用种族及宗教课题惹是生非。让人以为我国政府已失去控制治安的能力,或认为是某些执法官员故意纵容而视若无睹,才会出现今天一片混乱局面。

这些不停的利用种族与宗教等敏感课题,挑拨离间以引起政局紧张的一群,都是以政治人物为主。其中包括一些高官,或因丑闻缠身难以摆脱,也担忧现有地位不保,于是有计划地挑起国内各种敏感课题制造事端,以争取族群信任及支持,希望再一次掌权。

大捞政治本钱

另外一些政客则为求出位,不停发表种族至上的极端言论,甚至以偏激行为去针对友族,塑造个人英雄形象博取自己的族群赞扬和支持。今天,发表极端言论令到民心惶恐不安的政客,多数是来自以神权治国为目标的伊斯兰党内狂热分子,以及数十年来都是在国阵大家庭内一党独大,现时正面对希望联盟严阵以待,面临着权益得失时刻的巫统激进分子。

就最近在吉隆坡主办单位欲续办已举行5年的啤酒节,却因当局以保安理由被禁办的事件而言,主办单位以促进旅游理由,当然也为推销商號品牌宣传而要续办啤酒节,可是一些政党內急著上位的投机政客,与为续保政权確保既得利益没有丝毫损失的高官大力反对。

这些人利用这个时刻兴风作浪,鸡蛋里挑骨头,以干扰到穆斯林社群生话习俗为理由,强烈反对主办单位主办,甚至恫言要到现场干扰。这导致从原本风平浪静局面,顿时掀起千层浪,政坛出现紧张局势,当局振振有词辩说基于保安理由禁办,应该是受到这小撮眼光短视的宗教狂热分子的压力。说深入一点,这些投机政客,欲乘著大选来临前,积极把自已塑造为民族英雄,大捞政治本钱。

然而,令人失望的还有希望联盟的几个成员党,他们的宗教思想也是如此狭隘,包括了诚信党、土著团结党,不少政客都反对主办啤酒节。

儘管反对者有千万个理由提出反对,但是不要忘记,我国並不是宗教思想偏激的伊斯兰国,也不是神权国,而是奉行从国家独立迄今仍由三大族群秉承的世俗国体制。

勿助长伊党势力

在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文化的国家如大马,任何一方要推行极端宗教教义,都要顾及是否会损害他族的宗教信仰者,要尊重友族的感受。正如国內近来接二连三发生穆斯林的洗衣店业者,以清真与非清真理由,拒绝非穆斯林顾客光顾事件,不但引起轩然大波,也引起柔佛州苏丹责备。

苏丹指出,这里不是塔利班国度。苏丹的金玉良言,让非穆斯林放下心头大石,更获得国人讚扬。

大选就要到了,这一回华裔选民任重道远,不要如308及505大选时相信伊斯兰党斗爭目標,只是一个要建立福利国的政党。华社须严词拒绝推行神权教义至上的伊斯兰党,勿再助长伊党的政治力量。只有伊党一败涂地,党魁哈迪阿旺所提呈的扩大伊斯兰法庭权限的355刑事法案,才难以引起共鸣,更难获得国会通过。

除了伊斯兰党,希望联盟土著团结党和诚信党亦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与伊党一唱一和,五十步笑百步,彼此以穆斯林社会意愿为主反对办啤酒节活动,使得华社和非穆斯林社会失望与不安。

须躋身政治主流

儘管大马联邦宪法明文规定,除了以伊斯兰教为官方宗教,其他族群都有选择宗教及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华裔的文化和生活习俗在各族互相尊重的精神下,不会受到干扰。

然而,一旦由极端种族主义分子兴风作浪,让宗教狂热分子崛起,只要这些集种族及宗教主义至上于一身的极端分子贏得政权,非穆斯林社会將多灾多难而永无寧日,华社的宗教信仰及文化习俗,会面对更严峻的挑战。

所以华社必须立场一致,行动一致,拒绝朝野政党的极端分子。只要华社的政治力量强大及集中,躋身入政治主流,极端分子才难有抬头机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