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庭河

民主教育最失败的象徵之一,就是民间对「人治」的持续性期待和依赖。具体而言,就是有不少民眾总是把政治寄托于从政者,尤其领袖,期望他们能把国家带上光明之途,或至少正途。殊不知,民主的根本精神之一,就是对人性的不迷信、不盲从、不纵容,所以才要通过尽可能实现相互监督、制衡、竞爭的「非人」制度来杜绝权力的过度集中和被滥用。

易言之,成熟的民主政治从来不会对从政者倾注太大的想像和热情,天真地祈望他们会带来什么样的「福音」,乃至「福报」,而更是冷静、严正,乃至苛刻地要求其推动或配合结构性的政策和体制改革。之所以,在民主相对成熟的国家,一般上很难会看到受民眾持久信赖和拥戴的政治领袖或政党,因民眾经常「说翻脸就翻脸」,对于无法兑现政纲的从政者,绝不会吝嗇其批判和「造反」。

然在许多半民主国家则是另一番景象:掌权者总是借当政之便来限制,乃至阻挠民主化,不惜扭曲宪法精神来侵犯人权、文化权,干预各种讯息传播管道,包括教育系统和主流媒体,同时大搞民粹政治和领袖崇拜。

职是之故,才会看到有领袖和政党长久执政的现象。如此现象往往容易导致民主的倒退,而这正因为人性——掌权者总是贪婪于更多、更大、更久的权力,所以会用尽各种手段来破坏原有的民主建制,企图扼杀其竞爭者。

民主的依据与追求

可悲的是半民主社会往往可能逃不出人治的怪圈,这乃因掌权者总是千方百计地把政治导向「人治范式」。一方面热衷于干扰、破坏「非人」的民主建制,突出、渲染本身爱国、爱族、爱教之「德性」,以及自家政党统治的伟大「功德」(所以不断提醒人民要「感恩」),另一方面则通过讯息管制和操纵来影响人民持续从人治的视野和思维来解读、评价和期待政治。久而久之,许多人恐怕就忘记民主政治本当依据和追求的是什么了。

是以,不管是出于无知或刻意,坊间某些人总是聚焦、纠结、嘮叨于从政者的人性,企图从人性来取决政治的一切好坏和前景,不顾不理,乃至也无法理解体製里「非人」的改革契机、演变和努力。

没错,凡事最终都是个別的人在行事,惟若您仅会从人性的高指標来指控当下的从政者都是「齷齪的政客」,所以不能相信、不能通过选票赋权于任何人,那恐怕民主政治根本无法运作以淘汰、替换原有体制內的「病毒」,最终的结果看来只能放弃这个国家,任其腐烂算了(除非心想復辟专制,那就大可寄望于「圣明」的君主啦)。

人们应是时候跳脱人治视野和思维来捍卫及促进民主了:通过舆论、社运和选票来重建可抑制人性沦向滥权和暴政的民主制度!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