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鄭庭河

廣告

民主教育最失敗的象徵之一,就是民間對「人治」的持續性期待和依賴。具體而言,就是有不少民眾總是把政治寄託於從政者,尤其領袖,期望他們能把國家帶上光明之途,或至少正途。殊不知,民主的根本精神之一,就是對人性的不迷信、不盲從、不縱容,所以才要通過儘可能實現相互監督、制衡、競爭的「非人」制度來杜絕權力的過度集中和被濫用。

易言之,成熟的民主政治從來不會對從政者傾注太大的想像和熱情,天真地祈望他們會帶來什麼樣的「福音」,乃至「福報」,而更是冷靜、嚴正,乃至苛刻地要求其推動或配合結構性的政策和體制改革。之所以,在民主相對成熟的國家,一般上很難會看到受民眾持久信賴和擁戴的政治領袖或政黨,因民眾經常「說翻臉就翻臉」,對於無法兌現政綱的從政者,絕不會吝嗇其批判和「造反」。

然在許多半民主國家則是另一番景象:掌權者總是借當政之便來限制,乃至阻撓民主化,不惜扭曲憲法精神來侵犯人權、文化權,干預各種訊息傳播管道,包括教育系統和主流媒體,同時大搞民粹政治和領袖崇拜。

職是之故,才會看到有領袖和政黨長久執政的現象。如此現象往往容易導致民主的倒退,而這正因為人性——掌權者總是貪婪於更多、更大、更久的權力,所以會用盡各種手段來破壞原有的民主建制,企圖扼殺其競爭者。

民主的依據與追求

可悲的是半民主社會往往可能逃不出人治的怪圈,這乃因掌權者總是千方百計地把政治導向「人治範式」。一方面熱衷於干擾、破壞「非人」的民主建制,突出、渲染本身愛國、愛族、愛教之「德性」,以及自家政黨統治的偉大「功德」(所以不斷提醒人民要「感恩」),另一方面則通過訊息管制和操縱來影響人民持續從人治的視野和思維來解讀、評價和期待政治。久而久之,許多人恐怕就忘記民主政治本當依據和追求的是什麼了。

廣告

是以,不管是出於無知或刻意,坊間某些人總是聚焦、糾結、嘮叨於從政者的人性,企圖從人性來取決政治的一切好壞和前景,不顧不理,乃至也無法理解體製里「非人」的改革契機、演變和努力。

沒錯,凡事最終都是個別的人在行事,惟若您僅會從人性的高指標來指控當下的從政者都是「齷齪的政客」,所以不能相信、不能通過選票賦權於任何人,那恐怕民主政治根本無法運作以淘汰、替換原有體制內的「病毒」,最終的結果看來只能放棄這個國家,任其腐爛算了(除非心想復辟專制,那就大可寄望於「聖明」的君主啦)。

人們應是時候跳脫人治視野和思維來捍衛及促進民主了:通過輿論、社運和選票來重建可抑制人性淪向濫權和暴政的民主制度!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