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图)

(吉隆坡22日讯)大马网络安全机构首席执行员拿督阿米鲁丁指出,手机通讯程式已成为了性侵犯用以诱奸未成年的通讯工具,其中微信最为严重。

他表示,警方在2016年总共接获183宗诱奸儿童投报,其中有高达68%(124宗)案件是通过微信干案、31宗(17%)通过Whatsapp,23宗(13%)则是通过面子书。

他强调,警方从2014年至2016年总共接获7862宗儿童性侵投报,最大的受害者群体是13至15岁未成年少年,高达51%。

他说,警方数据只是所接获的投报,未曾投报过的案例或许更多,因此家长及青少年都要提高醒觉。

阿米鲁丁今日出席「照顾女性与妇女在网络上的安全」#CyberSAFE研討会时,揭露有关情况。

他也指出,国人平均拥有1.5部手机,这意味部分用户拥有超过一部手机,但人民对网路安全的意识不高,不知道他们有权对网络罪案做出投报。

他说,截至今年9月,该机构总共接获6274宗网络罪案投报,包括网络诈骗、骚扰、阻断服务攻击(DoS)等。

他也表示,欲向大马网络安全机构投报者,可通过电邮(cyber999@cybersecurity.my)、电话(1300-88-2999)或cyber999手机应用程序投报。

此外,总检察署网路与商业罪案组主任茱莉亚依布拉欣则指出,父母有责任確保孩子免於网络罪案,根据《2015年儿童法令》,父母若忽略孩子而导致因网络罪案受害,父母可在法令下被提控。

(示意图)
(示意图)

总检察署网路与商业罪案组主任茱莉亚依布拉欣指出,父母有责任確保孩子免於网络罪案中,她强调,根据《2015年儿童法令》父母若因忽略孩子而导致孩子受害於网络罪案中,父母可在法令下被提控。

不过她表示,总检察署决定是否提控之前会评估案件发生的起因,若有证据显示是父母疏忽而致,父母就必须负起法律责任。

她也透露,截至目前为止还未有相关案件,但父母是有可能在该条文下被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