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朱冠华

因为全国大选將至,2018年財政预算案也被视为选举预算案。政府预估2018年经济成长为5%-5.5%,税收增加至2399亿令吉。预算总开销2802亿令吉,预计有403亿令吉赤字(佔GDP的2.8%)。

其中政府的营运开销为2342亿令吉,几乎和税收一样。83.6%的开支都用于营运开销,其余16.4%为发展开销。显示政府体系臃肿依旧,侵蚀发展开销有增无减,国家发展受到挤压。

虽然政府从其收集的民意中瞭解到民眾关心生活费高涨、教育、房屋、就业市场与税务等课题,並表示会在財案中做出相应的调整。但是,因为我国政经结构问题,实际上可影响的並不多,只能小打小闹。

原因在于制度

面对我国大学在全球排名飞流直下三千丈,政府提供4亿令吉的研究与发展特別拨款,希望能助本地大学打入全球百大大学排行榜。

似乎面对国家教育水平下跌,三流的应对策略都是说要增加拨款。大马投入教育费用不少,但成效却不成比例,原因在于制度而不在钱够不够。

设立一个2050大马儿童信託基金(ADAM50),让2018年至2022年的大马新生儿可从中获得价值200令吉的金额有何实际意义呢?对初生婴儿来说这种基金有迫切需要吗?如果这真是好政策为何只限2018年至2022年的新生儿呢?

首相纳吉表示,2018年的財政预算案的主题是促进包容性经济繁荣、为人民幸福生活而平衡宗教和世俗性,並迈向2050国家转型计划(TN50)。

但请问什么是包容性经济?会否把我国因政商勾结的各行业逐步开放打破垄断呢?如果没有,包容性经济繁荣只是美丽词汇而已。

既然「为人民幸福生活而平衡宗教和世俗性」,请问国阵能公开拒绝伊斯兰党的355法案吗?最近一些极端的行径如禁止非穆斯林怎样如何等等,都没见政府有什么表示。

如此放任极端思想,如何能「平衡宗教和世俗性」?

为了花钱而花钱

拨款5.5亿令吉给学校维修和改善、117亿令吉的社会发展、提升政府设施和资讯科技系统、263亿令吉的经济发展于公共基建和交通网络、能源、贸易与工业以及农业和乡区发展、22亿令吉促进居者有其屋、5.17亿令吉防范水灾计划等。

类似的花钱计划年年有,但是「买贵」仍不杜绝,所花的钱对比实际效益来说往往很低,只是为了花钱而花钱。所以失败的一马商店又再復活为2.0版,计划3年开3000间。

整个財政预算案和过去一样,都是强调花钱,从不说明如何扩大人民財富。

所以每次听见政府夸夸而谈国家经济获得正面增长多少?或国民收入增加多少等等,都感觉是在玩弄数字,多数人民是无感的,因为钱包没有钱是实在感受的。

消费税拯救了政府经济,害苦民间经济的情况下,派一些糖果出来。如征税额介于2万至7万者的个人所得税减2%。花68亿令吉为选举之用的一马援助金当然要继续派。

实际上,走西式民主制度的国家几乎没有一个政党敢否定长期不利国家却能短期让人民很爽的政策,所以希盟也不敢说撤销一马援助金。

政府建议私人界的女性產假跟进公共领域,从60天增至90天,这虽然是好事情,只是我国私人界的环境,会真听从政府建议吗?

政府也宣佈取消雪州联邦大道的峇都知甲(Batu Tiga)及双溪拉绍(Sungai Rasau)收费站的过路费,及取消吉打州黑木山收费站和柔佛州的新山东部大道(EDL)过路费。

这虽不是坏事,但毕竟只是地区性。如能直接对南北大道的收费问题大幅度降低,对国家经济更有帮助。政府是南北大道最大股东,合约要不要改,其实都是自己一念之间。

大马公务员体系臃肿早已是我国经济和教育结构失衡下的產物,即使搞E化政府,也不能降低体制的臃肿。

160万公务员每年需花费政府774亿的税收,加上60万退休公务员,国家已经不胜负荷。

「万万税」民怨沸腾

为了巩固票仓,公务员每人明年可获1500令吉特別津贴,退休公务员可获750令吉,光这样估计又多花人民28.35亿令吉。还有升职、特別假期、退休福利的增加。

允许弹性工作时间,如怀孕5个月以上的公务员孕妇可提早一个小时下班。另一大票仓垦殖民也获得特別奖掖,11万2000人受惠,每人5000令吉,总数约5.6亿令吉。

在石油收入萎缩下,政府通过消费税来填补,又积极制定一些小项目试图抽多一些税,如旅游税、机场离境税等。还加大力度作税务稽查,试图从企业和受薪阶层中徵更多税。

政府钱不够用不思节约,不断花钱又不说钱从哪里来,只能搞「万万税」,难怪民怨沸腾。千变万变,大马预算案不变。依据是花钱、花钱、再花钱。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