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海德

「1987年茅草行动」于今年10月27日步入30週年祭,意外的是,反对党阵线希望联盟似乎没有表態什么,亦不必意外的是,反对党更多的尷尬局面,在与老马的土著团结党结盟之时早已成立。

除了民间组织于28日合作举办系列「茅草行动卅週年纪念活动」,希盟执政的檳州政府与檳城研究所也意思意思搞了一场纪念论坛,无论如何,这些活动都希望邀请已声称「改邪归正」、「標新立异」的敦马哈迪出席,並且聆听他的答覆和表態,最终目的最好是能促使他为当年的大逮捕行动道歉。

奈何事与愿违,曾于去年大方出席以往政敌行动党大会的老马,却不愿出席10月28日檳州举办的纪念论坛,更妄论民间组织的纪念活动。先莫將其与「朽木不可雕也」作比喻,老马一向顽固不低头的性格,岂会针对自己以往认为所「做对的事」鞠躬道歉?这点道理国人几乎都懂,惟行动党多数执政的檳州政府进退两难,不办不行,只好草草搞了一个论坛,找了几个主讲人,包括林吉祥等来发言即作罢。

反对阵营自我禁言

若不与土著团结党结盟,若老马没有退党,希盟在此时此刻必定绞尽脑汁搞一个盛大的茅草行动30週年大集会,肯定会向老马与巫统兴师问罪。奈何反对阵营墮落到今时今日的地步,实在让人感到失望。看看希盟联合执政的雪州,看看那些当年高喊「烈火莫熄」的公正党,好像茅草行动跟他们丝毫干係都没有一样,那么地平静、无声。

碰巧的是27日,踏进牢房一个月的蔡添强终于释放了,公正党也大举拉队迎接、大放鸽子象徵自由;然而,这个当年以「街头斗士」称著的国会议员,有针对茅草行动30週年发表任何感想吗?

反对阵营实在自我禁言至可怕的地步,行动党、伊党,包括后起的公正党、诚信党的许多领袖,都曾经是茅草行动大逮捕的受害者,然而跟老马沾上边后,通通成了政治失忆症患者,声称「放下前嫌」、有说有笑。

政客可以遗忘过去、扭曲事实,但国人不可忘记,这是大马歷史一段黑暗的时期,当年国阵內部引发激烈斗爭、司法因此败坏,导致老马与新巫统牢牢掌握大权、乱修宪法,老马种下的恶果与恶法,数十年至今仍殃及无辜百姓、祸国祸民至极!

时至今日,老马可以打太极一样,將歷史坏账全部拋给纳吉,希盟闻鸡起舞,只偏选一方,联合老马一同攻击纳吉政府,却忘记了「冤有头债有主」,身边那个恶魔便是一切根源。

结盟方式习以为常

选择原谅並非选择性遗忘,但希盟目前却是后者,反对阵线已习惯选举性结盟方式、习惯了与任何叛异份子合作、习惯了以「改朝换代」说事,习惯了国民一再纵容他们、支持他们,然后让他们一而再地背弃国民,说真的,是时候要打开眼睛醒过来了。

茅草行动30週年的今天,比「爱国锄奸」集会人数还深刻、铭刻在心,希盟的噤若寒蝉与东躲西藏、老马的毫无悔意、反对党领袖的矫揉造作,事实早已摆在眼前。纳吉偏偏又在同一天搞財政预算案大派红包,希盟乏力再乏力,让人不得不预先担忧其后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