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庄仁杰

近日读毕廖明安的〈君主立宪制的奥妙〉,发现其中对于君主立宪制的理解错误甚多,甚至讚扬王室的行为,故作此文。

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度必须从英国的不成文宪法说起。英国的宪法——也就是普通法(Common Law),並不像美国和马来西亚那般是成文宪法,而是一套根据传统、国会通过的法律条文,以及法院判决的案例三者所构成,一套包含许多法条和传统的法律系统。在这套不成文宪法中(普通法),不但规定了英国是个君主立宪制度的国家,而且奉行西敏寺制度(英国议会制)。

与人民分享权力

今日英国会走上不成文宪法和君主立宪制度的路,和英国的政治发展息息相关。1254年,亨利三世(Henry III)由于与法国战爭的关係,召集贵族和各地方的代表来集会,要求他们为政府提供財政援助,但同时国王也把部分权力透过国会与人民分享。因此,英国国会就此成立。但是是否召开国会,则是由国王决定,並非像今日那般必须定时召开与重选。

到了十六世纪的亨利八世时期(Henry VIII),由于政府开销庞大和宗教改革等问题,国王频频召开长会期的国会,为其政策背书,国会的权力也因此不断提升。著名学者埃尔顿(G.R.Elton)认为,这形成了「国王在国会(King in Parliament)」的局势,国王和国会共同掌握权力的时代就此开始。伊丽莎白一世时期(Elizabeth I),国会议员主动性大增,频频发言与立法,甚至呛声女王,国会已成一股强大政治势力。

国会拒绝听命国王

十七世纪的歷史十分复杂。简言之,英国国王不断地要让国王权力凌驾于国会之上,要求国会听命于国王,但是国会议员则拒绝如此。再加上经济、社会与宗教因素,不但导致双方一度兵戎相见(清教徒革命),还把国王查理一世(Charles I)送上断头台並经歷了没有国王的共和时期,最后导致1688年的光荣革命的发生。

由于詹姆士二世(James II)的宗教信仰和继承问题,导致国会从荷兰迎立其女和女婿——即后来的威廉三世(William III)和玛丽二世(Mary II),共同成为国王,詹姆士二世则被迫流亡海外。这次政变被称为光荣革命,隨后新国王签署了《权力法案(The Bill of Rights)》,確认了国会的权力。

《权力法案》与其他相关法案限制王权,並大幅提升国会权力。规定国王必须依法律、国会与传统来治理国家,也不可隨意废除法律,更规定国会必须定期解散与召开等等。至此君主立宪制度宣告完成。

英国这一套政治制度是从英国自身的歷史逐渐变化而成,並且具有许多不成文的传统,因此並不完全適合直接移植到马来西亚。例如在英国政治制度中,许多王室的权力仍然存在,如否决国会通过的法案等(美国总统有权否决国会通过的法案,可说是模仿英国国王这项权力)。可是现今英国国王拒绝使用这些权力(这被称为「善意的沉默」),才让英国君主立宪制度得以运作。近年英国王储查尔斯太子曾私底下对于国政表达意见,结果引起英国大眾的抗议,就是因为王储破坏了君主立宪制中的不成文传统。

王室干政破坏体制

可是,由于马来西亚缺乏英国那套政治歷史与传统,所以王室没有不可插手政治的自觉,人民也没有意识到王室不应该干涉。再加上马来传统政治文化与制度中,苏丹的权力极大,可隨意对人民予取予求,为王室今日任意发表意见埋下了伏笔。为了防止体制和人民权利进一步被破坏,必须在火头还小时就马上扑灭。

笔者最为忧虑的是,当今仍有不少人支持王室如此隨意插手政治,甚至认为王室是马来西亚政治的救赎。但实际上,继续要求王室干涉,只是寻求体制外的救赎並进一步破坏体制,这根本是饮鴆止渴並且治標不治本。应该做的是,揪出破坏政治制度的元凶,並且一步步地恢復与完善政治制度(例如司法独立与確保选举公平),同时防止体制继续被破坏。如此,才能確保人民权利与政治体制的完整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