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廖明安

檳城大水灾,彰显人性的光环,也曝露牛鬼蛇神的丑態。

这一场大水灾,檳城老百姓流离失所,美丽的家园,幸福的生活毁于一旦,在经济放缓的当儿,灾黎的重建工作,对他们的负担是雪上加霜。

这场天灾,谁该负起责任?是州政府还是中央政府?爭论不休。有人把一切责任归咎于天灾,他们认为没有天灾就没有破坏。天灾杀伤力虽然可怕,但人类贪婪无限的开发土地,没有管制发展工程对环境的保护,是加剧天灾带来的破坏力。人类,难辞其咎。

对此,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诺奥玛在国会也坦承,檳州这一次发生大水灾是预料之外,其中一个因素是发生河堤破裂,导致外州的河水流入檳州。部长並没有趁机攻击檳城政府,反而坦诚公佈水灾各种因素。至于林冠英政府会不会自我反省,承认过度开发山地,忽视环境保护加剧灾情,那就要看他们的政治格局了。

早前,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的「神勿以天斗」,及巫统国会议员扎希迪「报应论」,显露出他们没有政治智慧,也没有做为一个人的同理心。灾难当前,政治人物理应放下政见,身体力行参与救援工作,关怀灾黎,这是最基本的政治责任。天灾莫当玩笑事,在不恰当的时刻说不適合的话,丑態毕露,引人詬病,也为自己的政途带来灾难。

无证据反驳疑问

灾难发生时,网络上浮现许多不理性的言论,谣言,甚至有不负责任的网民藉机散播仇恨,煽动情绪。例如传出吉打及檳城的水坝破裂,导致人心惶惶。不同政治阵营的网民,互相指责,发表似是而非的说法。当然,透过社交媒体,我们更快获知灾区的实况,例如安老院老人家无助的浸泡水中,葬礼无法进行棺木被迫「停放」在救艇上,令人心酸,而穆斯林朋友开放清真寺让各族灾黎避难,患难真情的人性光辉,让政客无地自容!

檳州正处多事之秋,水灾过于频密的发生,是否存在「人祸」的因素,眾说纷紜,莫衷一是。州政府的屋业发展政策,在这之前已经被环保人士质疑是否有根据环境评估而进行。火箭元老陈胜尧就说过檳城海岸正在变化,绿地变得更少,意指檳州政府过度开发而罔顾环境及生態问题。

檳州政府当然也无法搬出確实论据回应尖锐的疑问。如:为何水灾黑区的灾情没有改善,而本来没有发生水灾的区域开始沦陷,为何山地频频出现崩塌现象,为何环境部不支持,但却超过20个檳州相关机构支持和批准丹绒武雅的工程,导致发生了土崩事件?每当有不幸的灾难发生,把责任推向前朝,问题就解决,就责无旁贷了吗?

每次灾难发生,受苦的是人民,受创最大是弱势的群体。那些本来就没积蓄的贫困人家,家园用什么重建,何去何从?那些在水灾中丧命的百姓,魂归何处?

天灾的警示我们领悟了什么?重建人类的家园当儿,也必须重建大自然的生態环境,唯有这样,在面对天灾的衝击方能把破坏力降到最低。而救援和善后工作以后,就是追责的开始。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