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海德

土著团结党会长、前首相马哈迪在「爱国锄盗」集会中调侃首相纳吉是「武吉斯海盗」后裔的言论近来发酵,成为国阵政府乘势攻伐老马的最佳武器。老马心急口快,想要借言语来抨击纳吉,却无意刺中了「马来人」的一道隱性伤口。

我国自建国后,由于联邦宪法160条款的定义,「马来人」是信奉伊斯兰教、说马来语、奉行马来传统民俗与文化者。这个定义虽很泛,却十分確切,无限扩大了我国对「马来人」的规范与框架化。在多元文化和语境的邻国印尼,马来人是马来人、爪哇人是爪哇人、峇厘人依然是峇厘人;而马来族群扩散各岛屿,马来族(suku Melayu)仅是苏门答腊的最大族群,其他岛屿的马来后裔则按地域和方言分出巴达威人(Betawi)、班查尔人(Banjar)等,並不会自称是「马来人」。

难分清自身血统

我国在独立以前,原居马来半岛的马来人对自己身份是颇为清楚的,所以才会有本土人(anak jati)和外来人(anak dagang,即便是苏门答腊迁来的马来人,都被视为外来者),甚至连土生混血儿(Peranakan)都包括在內。

尔后由于逐渐被规范,后者除非是穆斯林,否则即便奉行马来习俗或说马来话,都不被视为「马来人」,峇峇娘惹就是个鲜明例子,葡裔、荷裔等欧亚人亦如此。

莫说非马来人分不清,或许至今连已混血极致的马来人都已分不清自身源自哪些血统了。不过,一些自古便以某单一族群为主的地区,仍留存著些许身份意识,如雪兰莪、柔佛、霹雳一些地方的爪哇人后裔;最为独特的例子,便是森美兰州的米南加保人后裔,至今仍传袭一套源自「祖地」的母系社会文化习俗。

1909年因宗主权变更而从暹罗(泰国)划入英属马来的「马来属邦」如霹雳、吉打、吉兰丹、登嘉楼等,长期深受暹罗文化影响、与暹罗人同婚,文化上亦形成其独有特色。

反映多元源流背景

所以,马来人究竟是「血统论」抑或「属地论」,似乎已模糊地分不出所以然,既然已成为既定事实,又有宪法保障,也无从追根刨底。巫统党主席兼首相,自拿督翁开始,就不是什么「纯马来人」的概念,拿督翁和胡先翁有土耳其裔血统、东姑阿都拉曼则有暹罗混血、敦拉萨和纳吉是武吉斯裔、阿都拉也有中国海南回辉人血统。现任副揆扎希整天强调他是爪哇后裔,「马来人」甚至「土著」,究竟是什么样的概念?

若有,那必定是宗教与政治因素居多,君不见当下掌控马来人政治、经济者,多为「嘛嘛」(mamak)的印裔穆斯林或混血后裔为主。

所以,马哈迪是「嘛嘛」,没什么好议论的。甚至乎雪州、柔州苏丹是武吉斯后裔也无大碍;森州的统治者亦以米南加保后裔为傲。一幕幕政治戏码,却映出了宪法枯燥定义的「马来人」其多元源流和文化背景,並非全是坏事。当然,恶意中伤他人「祖先」,確实是不好的范例,除非那些数典忘祖之人,否则谁会高兴祖辈遭人污蔑和咒骂?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