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这个国家,政客儘管駑钝,行政儘管顢頇;可是,尊老敬贤,一向是东方传统。因为这样,不管內阁部长卸任、州务大臣让位,或者国州议员遵令退休,往往都能继续受委外交的使节,企业的要职,甚至委员会的主席。

前首相马哈迪医生自然也不例外。2003年10月31日辞卸相位,他曾是国產车和国油的重要领导。此外,他也是首要领导基金会的名誉会长。总而言之,政府仍然优礼厚待之。

要不是这次和纳吉彻底闹翻,玩完了,我们还真不知原来国阵政府之前还有警员为他开路,全程护送。纵然一前一后,仅有两人亦步亦趋,14年来,国库的这一笔账单,恐怕不止是一匹布长了。

不但这样,《当今大马》的新闻说,此前,马哈迪亦配有私人厨师以及办公室助理,唯合约皆已结束。不管怎样,设想两人月薪两千,据此结算,前前后后,也用掉了至少33万6000令吉了。

身为前首相,说是退处安閒,优游晚年岁月;没有想到,这些年来,马哈迪医生享有的福利真真不少。多亏全国爱国者协会(PPK)主席阿沙德高调批评,大家总算知道,原来纳税人也为他聘请贴身保鏢。

算盘一打,如果警员和保鏢,共有四人,加上厨师与助理,供养前首相一人的排场,少说也用掉了一百万。但是,虽然曾经贵为领航马来西亚的MO1,一旦退休了,马哈迪医生的身份,恰如两岸任何普通百姓,不是应该回到出身的原点吗?

认识这点,说实在话,按照民主国度的精神和作业,到底有何理由如此这般世袭罔替,前首相的种种好处和配套,均要国人一律担承,永远恩奉,直到天长地久,永不止息?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