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詹缘端

独中沾沾自许的三语並重,其实形同没有语言政策。若说独中有语言政策,如学者所称的,各地各有教学语言的差別,什么沙砂、北马、南马、中马或崇正、隆中华、中化模式,都只是数理科教学用语问题,其实全说不上语言教学模式,只能算是功利短视教育观下的教学语言政策的变体,也造成独中教育长期陷困在数理教学语言之爭的泥淖。

华社对语言习得的盲点与盲从,真是一言难尽。从家长到学校的办学者,总以为数理科採用英文教学,学生的英文水平就会变好,于是多年来陷入数理英化的口舌之爭,没能真正瞭解学习语言还须从语言习得(Language Acquisition)的角度入手。

双语习得政策

从语言习得的专业角度而言,学习语言只能分作主修和副修或辅修,辅修可以採用专业的第二语文教学(Second Language Teaching Method)。不少独中已有英语中心以及採用专业的剑桥英语水平分级考试,成效明显,但投入成本很高,许多中小型独中没能力承担。

然而,重视英文,忽略国文也有所偏失。因此,我们建议不论学校规模,独中都应该在三种语文教学上採取明確的双语习得政策(Bilingual Acquisition Policy)。所谓双语习得政策是指每一位独中生在初中和高中阶段,分別选择三语中的两种,作为主修语文,另一种则作为辅修,並採用第二语言教学法。

双语习得是要確保学生在完成三年初中与高中阶段后,能充分掌两种主修语文的能力,要达到语言习得的流畅程度(proficiency)。辅修语言则只需达到及格等级即可。双语习得政策的选修语文可以是华英文、华国文或国英文组合。同时,为提升学生的语文应用能力,三种语文科须附设相关的文学选修课,鼓励学生选修其中一种文学科目。

与此同时,鉴于国际环境的变迁,在条件允许下,一些独中不妨附加日韩德西阿等国际语文的选修科目,也鼓励学生出国学习,进行跨语言与文化交流。

改革统考分科组合

在李华联先生主持考试局的时代,曾经针对一些大型独中的高中报考科目组合与成绩做出统计分析,证明那些成绩优秀的独中与学生是以升学导向的五门主要考科报考,並且多是选考相对少的科目,总考科不超过九门,通常是七科或八科。于是,那时教育委员会提出高中统考5+X制度的概念,即五门主要组合考科,附加的X科是指选考1至最多5个其他考科。

当时,因董总考虑考试科目与行政收益的因素,也有不少校长担心影响学校成绩,因此没能深入研討改变考科组合的可行性。时至今日,不少科目的统考考试纲要早已过时,但统考的考试纲要仍能保障各科学科知识结构的测量水平,所以具有较好的国內外公信力。有鉴于此,配合相应的学科组合革新,重新检討初高中考科组合与考试水平问题也须及时提到议事程上了。

我们建议,在全面检討现行统考学科组合考试水平后(全面推出新考纲),以及成立统考革新委员会,在3年內,直接提升初中统考为相等于IGCSE的中四O水平考试;同时在第二个3年后,正式实行高中统考为等同A水平或IB水平的升学考试,並且,高中统考与高中技术统考同步实施以升学导向的5+X考科的制度性革新。

针对高中技职或技术统考的各组合考科中,须努力朝向国际技职专业文凭的同等认证,確保在最短时间內,高中技职统考文凭可以等同国际公认的技职认证文凭(如City & Guild)的水平,或是同时考取两种文凭的技职专业认证。

本文对独中课程与统考的检討与革新的建议,纯是基于对现行课程內容与考试科目的平板化,以及难以应合时代发展需要的知识分科的传统学科教学弊病的思考与建议。倘若独中教育体系的领导者与学校的掌舵和管理者可以共同关心与思考上述各项建议的可行性,在可见的数年內提出有助于深化独中教育改革工作的教与学的各项措施,本文的目的既算达成。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