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孙和声

如何评估纳吉经济学Najibnomics?也就是以纳吉为首的政府所推动的经济政策。大而化之地说,国內外的评价出现两极化现象,即外评佳,內评劣。

外国的主流经济学家与机构如世界银行、惠誉与穆迪评级机构,或政经风险分析家多认为纳吉经济学是正面效应多过负面效应。此点可从Bruce Gale《大马的经济改革:纳吉经济学的贡献》一书(2017)內一窥究竟:如减低年度赤字对GDP(国內生產总值)的佔比;维持增长率在4─5%左右;控制通膨;低失业率;国际贸易帐户长期出现盈余;多元化联邦政府的收入来源;合理化津贴;敢出台会得罪选民的消费税;加强与中国、印度的经贸关係等,符合主流经济学与机构心意的政策。

新自由主义当道

大体上,这是较富有新自由主义色彩的政策,而当前市场则是新自由主义当道,也就是市场说了算的时代。

只是,国內特別是反对党联盟,则大力抨击纳吉的政策,甚至出现出卖主权论、对美国进贡论等。有趣的是,反对者极力集中抨击一马公司事件,可世界银行、国际评级机构,则似乎不特別重视这事件。

这里也突显出一个弔诡现象,即西方自由派媒体常抨击大马威权主义国缺乏自由民主,可发达国的工商界如跨国企业,则偏好威权政体,如一贯以来,新加坡这个人口仅有500多万的小国,竟然是长期成为东南亚最大的吸资国!

1990年代以来,中国也是亚洲的最大吸资国,其吸资力远高于自由民主的印度。显见,西方自由派与企业界持有截然不同的標准。此点,也见之于西方主流的右翼经济学派(即自由市场派)与非主流的左翼(即国家干预派)之间。

职是之故,读者也得分清,西方也非铁板一块,不同派別与其代表性机构之间,是有意识形態差距的。在相当程度上,可说立场先于是非,是利益主导著主张,而不一定是真理高于利益。

说实在的,要忙于生活的普罗大眾对此做出合理判断,確实不易。谁有那么多时间与精力去大量阅读与分析这些现象?

外资与主流右翼经济学家与机构,多肯定纳吉经济学,因为它具有较强的自由化与国际化色彩,而这正是他们要的政策改革方向,而大马的许多高官与官联公司的决策者,也或多或少受到这些当道的市场观影响,反映在政策上的便是,近10多年来大马的对外直接投资快速增加,甚而至于其投资总额,已超过了外资对大马的直接投资。

据此而论,在批评大马出卖主权或进贡美国时,也得注意大马的跨国公司,是否也被他人批评抢他国人们饭碗?他国是否也是出卖其主权给大马的跨国公司?我们要选择自由贸易抑或公平贸易政策?大马本身的优势与劣势在哪儿?当前的国际经贸形势是怎样格局?大马本身的条件如何?

技术升级推动增长

私见以为,当前大马的经济情况是,首先这是个內卷化(involution)经济体,其特点是量变有余,质变不足,变化多、进步少,也就是主要靠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与资本来推动增长,而较少依靠技术进步、技术升级与创新来推动增长。

这就决定了这是个低增值、低生產力、低效率、低技能的经济,其结果便是低收入。在2014年,油气价格大跌之前,这个低收入还可在相当程度上,依靠油气收入来补贴普罗,如油气、食用油、糖、面粉、米等,可当这些补贴被削减或取消后,这个被补贴掩盖的低收入便突现出来,外加上6%的消费税,当然就更苦不堪言。这个民生困境已成了威胁政权的最大因素。

纳吉政权为了討好主流右翼经济评论人与机构,而一次过出台补贴合理化与消费税,最终只会增加其垮台的可能。回想308大选,国阵会失去半壁江山,主因其实也是因为当时阿都拉过于低估民间的反弹,一次过调涨汽油价格所致,纳吉会否重蹈覆辙,则有待观察。

其实主流右翼经济的主张,也是颇被左翼不时抨击。此点充份表现于希腊债务危机后的对策论战中。国际货幣基金组织与欧洲中央银行等主张撙节的政策,可也有人主张扩大债务与刺激增长的反建议,其理据是有增长才有就业,有就业才有收入,有收入才有足够消费力来刺激经济,进而最终增加政府收入。

此外,反建议者也主张,不必过度担心通货膨胀,因为只要有增长便可用增长来抵消通膨与债务。实则,通膨本身便是消灭债务的杀手,当然受害者则是债权人(因为同样的货幣贬值买不到同质量的產品或服务)。

反建议者也认为,公平先于效率与节约。节约不仅会使经济恶化,也会加剧不平等。约言之,低债务与低通膨並非一体,还有更重要的增长、就业、公平、减少痛苦等。

可见,从左翼(通常也是较反市场的)角度看,纳吉经济学也颇有可非议之处。究竟谁是谁非,经济学界也无共识,只能说,主流右翼评论人与机构佔了舆论优势,因为他们较有钱与有权。因此,结论就是市场说了算,这就是现实。

就经济改革內容来看,纳吉政权是出台了眾多转型计划,如政府转型、经济转型等;只是也应看到,这些转型计划是设有「自我设限」的禁区,如一贯以来便被外资与外评批评的新经济政策,虽略有放松,却没真正碰触核心;同理,党、政、官、企不分的党国资本主义以及朋党体制也旧態依然;此点,也可以从闹得沸沸扬扬的FGV与一马公司事件中一窥究竟。

经济改革受局限

据此而论,纳吉政权的经济改革颇有局限,也不敢及不能大刀阔斧搞结构性变革;结果是,其政绩是颇有限的。提高政府效率类似的政府转型计划,或意在增加私人界动力的经济转型计划等,其实算不上改革。

从新自由主义角度看,较敢投入世界经济体系如加入跨太协或与中、印(度)、美等交好,倒是值得肯定的。从经济来看,贸易量大的国家也是较繁荣的,只是由于未能搞真改革,其成就也就有限。

过去10年来,虽说可保持约5%的年均增长率,可从新兴市场標准看,也只是差强人意,算不上什么骄人成绩。结而言之,这是个后天无作为,先天优势也失色的经济体。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