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兼荣

「承诺」这件事,总是说起来轻鬆,做起来才知其中的困难。慎重地说出答应的事,是非常重要的,不假思索的话,要么是有足够的自信;要么是觉悟不够,不掂量自己的能力,变成口出狂言之徒;要么只是为了达到某些目的的说辞。

尤其是一年一度的財案不就是一份政府给人民的「承诺」吗?时间是最好的见证者,人民是最直接的既得利益者。如此想来,若食言或是做得不好不完善,隨之而来的结果可想而知,政府將成为眾矢之的,倒垮之日不远。

毕竟在入世之中,能遇见一诺千金的人不是没有,但有些人拚命想要遵守诺言但最终也无可奈何地放弃,我们又能否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呢,就算我们是被承诺的一方。「计划总赶不上变化」这句话,很能说明世事的变化莫测,金屋变败瓦未可知。当然,责任还是要负起,责骂声四起,自己消化,向来嘴巴还真是厉害的武器,成就自己也能拉垮自己。

记得从前,看著九把刀的小说,「不要成为当初自己討厌的大人」很是深刻。现在反观自己,一部分做得不错,一部分则尽量做著,一部分完全成为那样的人。涉足社会,自觉「责任心」何其重要,信口开河的声音不断缩小,小到放到胃里等待消化(份量確实大)。提出「承诺」,若非自信十足,也会预设条件留后路。

「承诺」牵扯到的是自我的信誉、责任感与自信心。每每的诺言,我们都是赌上这些东西。且不说执行过程,一旦完成,那是份內的事,但別人对其增加信任,產生靠得住之感。反之,或许会招来谩骂、批评,就算不出恶言,心里对其会失望,进而不再对其期许。而且还需接受相应的惩罚,不被信任也是代价之一。

檳州大水灾发生数日,林首长置身在「水牢」中,为民奔波救济,全国各地组织也发起賑灾活动,筹获的款项也是天数,檳各区纷纷设立临时疏散中心,安顿灾黎。副首相扎希也遣军队前来救援,也得到各地志工刻不容缓地前来援助。先有张盛闻的「神难与天斗」论,后也挞伐声四起,批评治水计划的缓慢落实,致使灾情趋向严重的一端发生。

檳州也可谓多事之秋,先前丹绒武雅土崩事件,现在遇上大水灾,檳政府的戮力自然被全国人民看在眼里。州议会上围绕的课题也在大水灾与治水的问题上,从这件事来看,天灾总难预料,治水计划未能落实完成,就已来上小插曲,工程缓慢之类的批评也有其原因根据。或许这也能算是,一种无能为力的事,治水的「承诺」未达到,檳城「被水治」了,但相信州政府也万般无奈,更不希望水灾发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