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庄仁杰

近来,《东方日报》记者萧德驤在《人不该与天斗》中呼吁应该关注环境问题时,却惹来许多冷嘲热讽。郑雨周因坚持环保信念而与在野党理念不合,最后选择在议员任期结束后退党,却不断遭受许多在野党支持者的攻击。更別提饱受批评的非政府组织檳城论坛(Penang Forum)和檳州山城观察组织(Penang Hill Watch)。

他们因为环保课题而向行动党檳城州政府提出对事不对人的善意諫言,但却遭受许多在野党支持者的无理批评(其中许多批评缺乏坚实的证据来支持),批评他们是恶意的,甚至认为他们是国阵支持者/枪手。这些在野党支持者,正好犯下笔者之前所说的「圣人世界观」和「双重標准」的谬误。

破坏「圣人」地位

萧郑等人与组织唯一做错的是,破坏了支持者们心目中的的圣人地位(在野党和檳州政府)。对他们而言,心目中的圣人怎么会犯错呢?所以犯错的肯定是批评者——萧郑等人与非政府组织。

但是实际上,檳城州政府在环保事务上的进步空间非常多。如果人口拥挤,可学新加坡和香港政府把人口分散到卫星城镇。同样人稠地狭,山地甚多的香港,却保留近七成的绿地,同时香港对于山地的保护与排水都非常注意,也建了庞大的地下蓄洪池。虽然说这需要中央政府大量注资,但是现阶段檳城州政府可以从政策下手,挡下种种不利于水土保持的发展计划,让绿地(包括山地)发挥蓄洪功能,而不是大量开发降低蓄洪功能。

这些在野党支持者中也以新加坡为例子,认为发展和经济无法共存。但是实际上,新加坡努力维持绿地,把可能发生的灾害减到最小。前几年乌节路水灾后,面对眾多责备的新加坡政府不但没有逃避责任,反正诚心检討错误。

此外,著名学者贾德·戴蒙(Jared Diamond)在《大崩坏(TheCollapse)》中指出,保护环境和经济发展不但可能同时存在,並且为了人类和地球的存续,人类的经济发展必须配合环境进行调整。近来的许多新闻和研究,也不断指出人类不可为了经济而牺牲环境。简言之,檳城州政府犯错了,但非难却是由萧郑等指出错误者背负。

另一方面,这些在野党支持者对国阵掌控的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的环保政策的批评不留余力且大义凛然,例如针对柔佛州的边佳兰石化工程计划、彭亨的稀土厂。可是却对檳城州政府网开一面,甚至为檳城州政府护航。很明显地,这不就是双重標准吗?

导致諫言者噤声

笔者忧心的是,一眾在野党支持者对于檳州政府和在野党的盲目崇拜所导致的后果。世界並非黑白二色,所以批评在野党和檳州政府的人,不一定等同于国阵支持者。但是许多希盟支持者却不加区分与辨识,一併把所有批评在野党和希盟政府者指为国阵支持者。这种二分法,无疑是把许多潜在支持者,往国阵方向推去。

更为重要的是,这將產生寒蝉效应与一言堂。许多善意諫言者因遭受密集的无理批评而噤声,不再与在野党站在同一阵线(虽然也不支持国阵)。这对在野党並非好事。在野党议员刘镇东曾信誓旦旦地说,下届大选前这些支持者会因为共同敌人(国阵)而回流,但这些之前倾向在野党的言论製造者,很可能选择不闻不问。此外,不论党內或党外,诸多非主流意见与替代政策將因诸多无理批评被抹杀,也使到其他人不愿提出不一样的想法,进而导致在野阵营形成一言堂。这对在野党而言绝非好事。

华人文化中,提出与接纳諫言被视为是一种美德。歷史上以諫言闻名的唐初大臣魏征过世时,唐太宗感嘆自己失去了一面可以让自己知道自己错误的镜子(「人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征俎逝,遂亡一镜矣!」)。但现在在野党与其支持者的所作所为,不但不遵循这一美德,甚至把善意諫言者视为仇敌,而这將削弱在野党在来届大选中的支持度与战力。

是否改变自己的態度,广纳諫言与检討自己的错误,都操在在野党和各个支持者手中。来届大选已在倒数,望在野党能及时纠正,好让未来走得更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