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郭朝河

A:台湾果然还是亚洲先驱啊!

B:探长,你別搞笑了。论经济,台湾早已经被中国的软性杯葛弄得毫无起色;论外交,一个个邦交国投向財势更大的中国而选择断交。今时今日的台湾,早已经不是亚洲四小龙,分分钟恐怕是「四小虫」啊!

A:单凭这句话就知道你的格局到哪里。台湾最重要的价值不在这些,而在精神。

B:哦,你是想说多元成家的提案吗?

A:这个自然包括。但现在更厉害是想推动安乐死的立法。

B:探长,这个我真的不太懂,安乐死明明就是违反自然的自杀行为啊!若真的立法成功,那以后肯定会促成许多游走在这法律的谋杀事件。

A:小探员,我还不知道原来你对安乐死这么抗拒啊!

B:好多电影都是这样演啊!安乐死毕竟是一个终结生命的方式,如果立法成功的话,搞不好很多人为了覬覦財產或想灭口,就不择手段让目標对象安乐死,那样就能轻鬆达到目的,而不用一直提心吊胆担心目標对象突然好转。

A:唉,你果然中了现代娱乐媒介的毒太深了!撇开这些,你有没有先体谅当事者的身心状况?

B:每个人都会生老病死啊!就算罹患重病,我觉得只要凭藉乐观心情与宗教力量,肯定会慢慢克服的。就算最后仍死亡,这也才算是自然的生命歷程啊。

A:重点是,每个人都有宗教吗?每个人都会乐观吗?每个人都有力量去抵抗病魔的摧残吗?

B:当然不是。不过若选择安乐死,身边的人肯定会难过,毕竟这就是放弃了生存下去的意愿,让身边支持的人失望。这多不值得啊!

A:小探员,若这个人最后还是死去,身边的人还是一样会难过啊!而且若看到自己被病魔摧残得不成人样,那种痛苦恐怕会超越死亡的负担。

B:所以探长,你是支持安乐死?

A:应该说,我是有条件地支持。

B:什么意思。

A:就像你刚才说的,为了避免安乐死会纳入其他人的不轨意图,安乐死必须是获得本人清醒时的同意,確认真的无法负荷健康,以及必须要自己选择死法。符合这三个条件,我就支持。

B:我还是认为不同。这还是违反自然啊!

A:自然其实是什么?这世界真正还有自然吗?你看看我们现在身边生活的一切,早已违背这个世界的自然运转了。若禁止安乐死,其实不仅不尊重死者,还会让安乐死「地下化」,加剧了更多不人道的安乐死法啊!

B:不过,就算当事人选择安乐死,还算是自私啊!那是对自我生命的不尊重。

A:自不自私,其实旁人无法做决定。反正我们哭著来世上,为何不能选择笑著走?坦白说,安乐死其实是个维持尊严的死亡方式,试问有多少人能如此优雅离开人世呢?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