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庄仁杰

如果希盟的盲目支持者是一个极端,鼓吹投废票的法家就是另一个极端。

法家因信奉法西斯主义而得名。信奉法西斯主义最有名的就是发动二次大战的纳粹德国。同这前辈类似,马来西亚法家以马来西亚华人为本位,强调极端民族主义,极端排斥马来人和伊斯兰教(纳粹德国则排斥与屠杀犹太人)。

马来西亚法家认为现在的马来西亚华人受到马来人和伊斯兰的威胁(纳粹德国则认为受到犹太人的威胁)。他们指出马来西亚的伊斯兰教日渐保守化,这不但得到许多马来人的支持,而且华人的权益也因此日渐退缩。导致啤酒节不能举办、清真洗衣店出现等等。因此,法家要扭转这个局面与爭取自由。可是,他们所要爭取的只是华人的自由而已,而不是全民的自由。

法家错得离谱

为了让华人免受伊斯兰化的威胁,他们诉诸的方法是投废票。马来西亚法家认为,在野的希望联盟,特別是获得许多华人支持和选票的行动党,应该要爭取华人的权益。可是,行动党並没有符合他们的希望和要求去爭取华人的权益,所以他们呼吁在下一届大选投废票,来显示他们不支持希盟,然后希盟才会改变,为他们去爭取华人权益。如果详细检视,就知道法家错得离谱。

1970年代,阿拉伯地区的伊斯兰復兴运动传播到马来西亚,其主张必须按照伊斯兰教义生活。这不只是必须在个人的日常生活中落实,甚至必须在社会与国家的层面落实。因此,不只是个人的言行,甚至社会的文化与国家的政策,都必须按照伊斯兰教义实行。由于当时国阵政府以国家政策来支持並推动伊斯兰復兴运动,使得我国穆斯林日益保守化,甚至走向基本教义化。

国阵政府当时有此决定也不难想像。当时是五一三事件爆发之后,国阵政府想要重新稳固自己的政权。对于以马来人为主的穆斯林社群,支持当时受到追捧的伊斯兰復兴运动,无疑是个简单的选择。再加上伊斯兰是马来民族主义的重要元素,支持这一运动也可巩固国阵政府的马来民族保护者的形象。长久下来,这不但使得我国穆斯林社群日益保守,也使得其他社群非清真的生活方式也受到阻碍。从啤酒节到各种清真的要求,就是国阵政府当时的决定所结出的恶果。

扩大中庸势力

因此,如果要惩罚导致华人权益受损,以及伊斯兰保守势力坐大的元凶,对象应该是国阵政府。但是,法家却不怪罪也不討伐国阵政府,以打破国阵政府立下的社会结构与不公平政策。反之,他们怪罪的是和这无关的希盟和行动党,甚至认为要用废票惩罚它们。

如果法家真的要打破他们所认为的错误,应该是从政治层面把国阵政府拉下台,如此才能终结维持现有结构的元凶。或者退一步从社会与个人层面入手,即与马来社群中的中庸势力等结合,通过公民教育等方式,扩大中庸势力的力量,让马来/穆斯林社群中的保守势力的空间缩小。而不是只在华人社群中高呼投废票拉倒行动党。

所以,法家的言行看似有理,但是实际上他们的理念诉求和实际行动却完全不合理又不连贯。很显然地,法家的方法不但不可能达成他们的诉求(根本缘木求鱼),更显得他们的逻辑思考根本是错误的。不但根本没有惩罚犯错者,反而让他们应该要声討的对象——国阵政府不受到应有的责罚。更简单地说,法家们根本是逻辑矛盾。

两者必有一误

按照逻辑,如果有矛盾,两个元素之中必有一个错误。所以,法家的理念诉求和实际行动之间必有一个错误。换句话说,他们如果真的反对伊斯兰保守力量和维护华人权益,那么他们的行动是错误的。

或者,如果他们反对伊斯兰保守力量和维护华人权益是假的,他们呼吁投废票和反对希盟(特別是行动党)就是真的了。如果是后者,那么他们根本就不是真心维护华人权益和马来西亚世俗体制,而只是要反对希盟和行动党而已。

法家所言,投废票就可以拯救与维护马来西亚的世俗体制,不但是痴人说梦,更是让伊斯兰保守化更加坐大。所以,投废票救国?还是別闹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