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每天骑着摩托车上下班,并捡拾回收品。

小美身在贫困的家境里,为了生活开销及患病女儿的医疗费而忙碌打拼二份工作,她不祈求荣华富贵,只求母女平安,三餐温饱。

46岁的梁小美,客家籍,已婚,育有1名女儿(14岁)。她来自美里,目前居住在杜当第六区一间出租屋房。

她担任派报员的工作已10年,从凌晨1时开始上班至早上10时,自己骑着摩托车派送约200份报纸,地区分别为埔奕、卑尔骚、廉律中山及东姑村甘榜鲁速一带的住宅区,月收入仅600令吉左右。

来自美里的梁小美,手中拿着女儿的病例卡。

学历不高感自卑

除了派报纸,她还捡拾回收品、收集铝罐,这些只能够卖到百余令吉来帮补生活开销。

每天,她骑着一辆还在每个月供期约100令吉的摩托车去派报纸、四处捡拾回收品,大包小包挂在摩托车扶把,危险地骑上马路,让人见了都感到心酸。

她说,每次骑摩托车回家途中都很悃,因为凌晨就出外工作到天亮才能够回到家,难免一直打瞌睡,回到家常没有力气做其他事务。

经记者与小美沟通并了解她的生活,发现她比较内向,因为自己没有什么学历,感觉自卑,也不善于表达自己的需求。

小美每天骑着摩托车上下班,并捡拾回收品。

三餐吃罐头

年轻时便结婚,至今超过20年,但因与家人产生误解,生活不大愉快,过后被迫离开家园,就搬迁到外居住。

虽然她和丈夫生活在外,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而数次搬迁屋子,曾经买过一套杜当的廉价房子,但是没有能力供期,尤其需负担租金,久而久之两人的情感出现变质。

目前,她们搬到杜当区一间出租房居住,一个月房租300令吉,记者跟随她到住处了解情况,发现他们吃、喝、睡、歇息都在房间里,四处凌乱。

由于厨房共用,卫生方面无照顾好,厨房异味甚重,垃圾袋里都是罐头,询问后才知道原来她们经常吃罐头来解决三餐。小美与女儿体格都很瘦小,缺乏营养。

她说,所得到的家用根本不够过活,能省则省,而且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花,甚至无能力供女儿上学,这两年来女儿都待在家里没有出外工作,所以很少与外界沟通。

小美居住在杜当第六期一间出租屋里。

女儿少一颗肾

小美的女儿与其他孩童不一样,她见到外人时双手合起用力磨擦,估计因为与外人少接触而出现紧张的状态,似乎是对自己的一种自我保护现象。

从小美口中得知一个悲痛的讯息,她眼眶泛红地说,“女儿看起来好像很健康,实际上体内并不健康”。记者愣着一会回想这话的意思,原来小美身患疾病,就是少了一边的肾。

其女儿从小就没有了一边肾,所以无法跟其他人一样正常生活,6月时到医院动手术切除一边的卵巢,住了3天医院,到目前还拖欠医药费没能力承担,接下来12月份还需要返医院检查身体。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