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金树

美国总统特朗普结束访问亚洲之旅,夸讚自己致力削减美国对亚洲国家的贸易逆差取得进展,因此自认此行成果丰硕。但分析家认为,特朗普自我炫耀大于实质,因为除了排场与仪式,以及和中国签订数额2500亿美元(1.025兆令吉)的经贸议定书(不是必须完全履行的经贸协定),连在朝鲜核子武器问题上也没有取得任何新的进展,他此行严格来说乏善可陈。

相比之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六星级规格」招待到访的特朗普深获好评,而特朗普的到访使到美中关係融洽、减少爭议,对亚太及世界和平有利。而习近平、总理李克强以及外长王毅旋风式地访问中国周边国家,改善了北京与它们的外交关係,成就更加显著。

从国內发展与对外关係来观察,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和正在崛起中的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此消彼长相当明显。其中的关键是美国的经济势力几乎是原地踏步,中国则是高速发展;其次是美国从主张全球化倒退为自我孤立,中国则反其道而行,习近平极力鼓吹全球化,两者是一种主客移易位的现象。

统一执政团队

在国內政策上,习近平上任五年来,通过大力反贪腐,「老虎苍蝇一起打」,打掉了各个强大的贪腐集团,拔除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等「大老虎」,也消除了对他的执政权的潜在挑战者。在中国共產党第十九届代表大会之后,最高领导层几乎清一色是习近平的人马,成为领导团队的「核心」,大权在握。这样安排的好处是,执政团队不再是不同派系的集合体,施政决策和措施能够「如臂使指」,贯彻到底。

政治局的7位常委以及部长级领袖几乎都处在五六十岁年龄层,富有充沛精力,而且都是具有二,三十年的经验,一般是从基层做起,具有从地方、省级和中央的工作经验,而且不断进修,以取得更高的学歷。这批既有学歷又有经验的执政队伍,如果能够精诚团结,政策对头,又不涉及贪腐,用科学方式和现代化的技术施政,管理经济和军队,中国未来的发展更加不可限量。

习近平一再提及「中国梦」,从小康社会进入富裕国家以及成为现代化的强大国家的目標必能实现。有关目標是,2020年进入小康社会;2020年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2035年到2050年,把中国建设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在经济领域,过去4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长率达7.2%,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预计2017年6.5%的经济增长率將顺利实现乃至超过,中国的经济总量將达到12兆美元(49兆令吉),与美国的17兆美元(70兆令吉)已相差不远。

协助国家经济起飞

对外关係方面,在60年代,中国「输出革命」,引起其他国家的恐惧、反感乃至反弹,出现反华和排华逆流。来到习近平时代,中国是输出经贸利益,得到各国的广泛欢迎,也自然而然的提高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在非洲更加明显。

到2016年底,中国累计对外投资1兆3600亿美元(5.5兆令吉),在境外设立企业3万7000家,为受投资国带来就业机会和经济增长。中国本身吸引的外来投资也与年俱增。中国又是全球最大贸易国,是许多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

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影响深远,参加的亚洲、欧洲和非洲国家达到六十多国,主要由中国提供资金与技术,为参与国家进行经济发展所需的基础建施(铁路、公路、码头、电力、水供等),为它们的经济发展创造基本条件。加上亚投行的成立,以及世界银行、亚洲发展银行等国际性金融机构等的配合,相关国家经济起飞指日可待。中国提高其影响力也不在话下。

反观美国,由于歷任总统发动对外战爭(尤其是小布什任內对阿富汗及对伊拉克的战爭至今尚未结束),耗费了大笔军费,使国內资金匱乏,经济发展受到拖累,美国国內的基础设施只有第三世界的水平是其中一项证明。这与中国在国內大事兴建高铁和高速公路是鲜明对照。

到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总统上台执政,强调「美国优先」,希望在海外投资的美国企业回到国內,为美国人创造就业机会。他还下令美国退出跨太协(TPP)、巴黎气候协定以及其他国际机构。美国不再强调国际化,而是自我走向「孤立主义」,其国际影响力式微也是必然结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