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前前后后,虽然总共殖民了马六甲百年之久,葡萄牙先辈留在这里的硬体建筑其实不多。除了天主教堂、残剩下的是一块城墙和靠海的那一座葡萄牙村。村子很小很小,亮点似乎只有一整排的餐馆,招牌的葡萄牙烧鱼名气倒是很火。

此外呢?网上的那些旅游笔记和报道,零零星星,散记的往往点到为止。要不是每一年的圣诞节,恐怕大家全要忘了,原来此地隱蔽一角的葡萄牙村,住著百户的人家。

祖先受洗的信仰和传统,后一代的他们信受奉行至今。Wiki的註解说:早在1553年,葡萄牙的传教士,已在甲城造建教堂。屈指算来,共有464年快5个世纪的光景了。

有什么问题?村里的经营,按照社区管理的守则,不妨下放给村民和村长好了。只要他们所行的,坚守宪法的底线,合乎安全的准绳,没有踩过黄线,没有踩到地雷,一切不妨宽仁待之。

吸引全球眼球

生活嘛,本来不是如此?简简单单,讲信修睦,相互敬重,互相谦让,处处多元的精神。要能这样,每一个国人自然可以感受了「我们都是一家人」,过得舒舒坦坦,踏踏实实。

那么,处理耶穌之圣像,何必这样呢?坐落在自己固有的圈地之中,旨在仿建巴西里约热內卢的造像;崇敬他们虔信的神,希望天主庇佑家国之安寧,眷顾村民,赐福他们。

何况,节庆到了,村长彼得戈美斯说的是,仅有圣诞树,美中不足。礼拜基督,或许还能这样。而且,多了这个人造的景点,葡萄牙村也增加了不少特色,不仅足以吸引世界的眼球,还能带动游客到来一见。

可惜,这个国家的规划所思虑的,似乎不是这些。善信的一番好意,总因此被「政治正確」搞砸了。万一再经国际外媒转载,网民你一言我一语,选票得失,思之自明;领导难道不明白吗?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