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孝仪

大马教育文凭(SPM)的考试在这个月6日开始了,这也写下我国迈向高阶思维(Higherorder Thinking Skills,HOTS)考题及教育策略的第五个年头。

这新策略是在《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下提倡的,目的是强调创力和思考能力培养,而不应只注重依靠记忆的学习方法。此外,从2013年起也有了新的考试规定,歷史和国语科目並肩,列为必须及格的科目。

当时的副首相宣佈了这新规定后,相信很多社会人士会问为何歷史科目会被选为必须及格的科目而不是其他的?也有的人反对这项新规定,觉得这是多此一举,引起了一片喧譁。然而,时任副首相幕尤丁表示选择歷史科目,其目的是希望能唤起大家的爱国精神。也有的部长认为大部分的学生不注重歷史科目,认为那是不重要的科目,造成学生对我国的歷史一无所知。然而把歷史科目列为必须及格科目可重拾学生对歷史科目的重视。

歷史思考性技能

唤起爱国精神固然重要,但笔者认为这项新规定是符合大马教育大蓝图所重视的高阶思维(HOTS)培养教育策略。

很多时候人们都认为歷史是一项「死背」的科目,往往忘了其实在学习歷史时,能够培养的思维技能。因此,把歷史科目纳入合格科目是合適的,因歷史科目恰是拥有培养思维技能的教学因素科目,称为「歷史思考性技能」(Historical Thinking Skills)。

歷史思考性技能是在学生学习歷史的过程中可培养出来的一种思考技能。这技能让学生有评断证据的能力、学习比较和分析歷史事件的原因並瞭解歷史记录,因而培养学生建立合理的歷史论证和观点。

歷史思考技能所培养的包括;年代的思考(Chronologic skill)、歷史的探討(Factsexploration skill)、创造能力(Imagination skill)、歷史的詮释和歷史议题的分析与决策(Interpretationand analysis skill and rationalizing skill),这五大思想技能。

因此,歷史的学习不应是一味的背诵人、事、物和地名,更多的是要求及培养学生思考其因果关係。这才算得上是完整的歷史学习。这五项思考技能可说是和高阶思维互相並系。无可否认,视歷史科目为一项可以启发学生的思维能力是合理的。

在迈向高阶思维的教育方式和策略下,除了把歷史科目列为必合格科目以外,教育部也编了新的歷史课本。其外,在2013年起歷史试卷也添加了一张考卷,一共有三张考卷要答。新添加的考卷和考题是在考试的前一个月发佈的。以鼓励学生用多方面的资料及歷史课本以外的书籍、参考书、报章,史料等来作答。而这张考卷是允许学生带这些参考资料进考场以便参考作答。这考卷也是衡量和判断学生对这「高阶思维」技能的掌握度、辨识度和运用程度而添加的。

教师与学习环境並重

看似万事具备的策略下,还有什么是被忽略的呢?国內大学的一项学术研究报告发现,执教歷史科目的教师们不晓得歷史思考性技能的存在,使得他们对现有的教学模式无从下手。此外,一项探討「歷史思维技能何以不在」(Why Historical Thinking Skills was not there?)的学术研究发现;过度依赖和使用歷史课本、教师本身没意识到、学习的专注限于为考试而准备等,是造就歷史思考性技能不存在及为何师生们对学习歷史不感兴趣並以死背的方式学习的原由。

所谓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若本科老师也不晓得歷史思考性技能,又如何得以在教学模式里出现?加上研究报告里所提到的原由,积极培训教师们有关这方面的理解是极其重要。

长期以背习方式教导和学习,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达到考试局所设定的绩效指標。在这样被「標准答案」限制的学习环境和背习教学模式让师生们难以突破现有的教育门槛。

跳脱「標准答案」

因此,不被「標准答案」限制的学习环境也是提升学生的思维技能其一的要素。以歷史科目刚添加的第三张考卷来说,学生是被允许携带参考资料进考场但在这张考卷里,有多少的自由辩论和探討的空间让学生们分析他们对歷史的独立见解呢?

在已设定分数指標作答的前提下,试问学生能不担心他们的答案和考试局所设定的「標准答案」不一吗?

如果真的要提升学生的思维技能,应该给予学生更多的辩论和探討的空间。考试局只需检查参考资料的可信度来评估学生的见解和分析便足够。毕竟,歷史是以史料来判断的。相信这样不被「標准答案」限制的学习环境更能培养及提升学生的高阶思维能力。

笔者认为提高歷史科目在大马教育文凭的地位是很好的策略,因它是一项具备著可以启发学生思维技能的科目。但前提是確保歷史思考性技能存在于歷史学习的过程中。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