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海德

笔者针对马哈迪应为茅草行动道歉已著墨不少,也认为要顽固的老马为昔日旧事道歉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果真不假,老马在近期出席一场对话会时,声称若今日出现同样的状况,他依然会使用如茅草行动时所採取的態度。

老马的辩护理由很简单,他並非滥权,而是按国家安全顾问採取行动,而且其他首相同样引用该法令扣留不少人,为何却要衝著他来?

老马当然言之有理、不无逻辑,但不必这话不提提那话,引用法令和滥用法令根本是两码事。內安法令当然是恶法,是为冷战时期的政治衝突和內部安全问题而设,原先的目標是为了对付威胁国家安全的武装组织,特別是马来亚共產党和左翼分子等,或特定的政治狂热分子及宗教极端分子。冷战结束后,继续用于打压异己,大则对付反对党,小则威嚇老百姓,不听话就「送你入甘文丁」!

茅草行动巩固权威

茅草行动错综复杂,巫统內部的马来极端分子借华社抗议大会煽动矛盾,使问题扩大成內安问题,老马当时正面临巫统內部分裂缠绕纠心,唯独能解决的办法就是全部都一揽子用內安法令解决,不分黑白全部逮捕起来扣押。

大部分被持续扣押的人士,皆为华教人士、反对党领袖等,很明显是有针对性的。紧接著是借茅草行动问题,马哈迪也將1984年出台的印刷和出版法令进行修改,对印刷公司和出版商实施更严厉的管制。

茅草行动不但巩固了马哈迪政府的威权主义,更奠定了「马哈迪主义」的基础,为我国廿余年来的威权、滥权、贪腐种下了祸源。

人们如今回顾的都是老马掌权时期的「发展硬道理」,又经希望联盟刻意涂脂抹粉,將老马捧得比天还高,试问老马还道歉来干嘛?根本连说句抱歉都没有必要了,只因他所做过的错事和糗事,都为了要「拯救大马」而显得无关痛痒和毫无意义,希盟真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安华因意见不和与老马闹翻,隨后国人尤其是马来族群的政治意识崛起间接葬送老马政权。

即便1999年国阵大胜,但老马的政治生涯已走入死胡同,于2002年黯然辞退。其后的老马並无功成身退、告老还乡,而是不停干预內政、不时发表极端言论,甚至参与创建外围组织─土著权威组织,身兼顾问。

如今他因政治利益公开与首相纳吉內斗,退党后与前副首相慕尤丁合组土著团结党,摇身一变成了希盟大佬,「马哈法老」变成「马哈长老」,而骂他最凶、揭发最凶的政客们,如今亦四川变脸、为虎作倀,只为爭夺执政权。

自老马退居幕后开始,「马哈迪主义」没有因此而退散,巫统持续乐此不彼,老马虽已不在曹营,但试问谁不喜欢这种威权体制、官僚主义、金钱政治?连希盟都乐于舔老马至愿意自我禁言和拋弃原则,也难怪老马不必赘言,浪费时间管你们这些老百姓怎么想,总之不支持我纳吉不会倒就对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