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侯显佳

大马反贪污委员会近年来调查、逮捕行动频频,不管是巫统党员和政府高官,还是在野党领袖,朝野均有知名政治人物「中招」,儘管反贪局以雷霆之势出击,但却引起一些非议,遭质疑是「假反贪,真肃敌」,带有一定政治动机。

反贪会首席专员祖基菲里日前为了消除质疑特別强调,首相不曾指示反贪会对任何人採取执法行动,反贪会没有受制于国家领导人,属于独立运作,自行决定调查行动,以此来说明反贪会的行动没有与政治掛鉤。

舆论的质疑是有其原因,时间点和涉及人物都太过敏感,越临近大选越多重要政治人物被指控涉及贪污,在野党方面均是有影响力的政治领袖,从檳州首长林冠英购豪宅案,到如今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外甥涉嫌违法获得採砂工程一事,都让人觉得执政者是否在利用反贪之名达到政治目的,毕竟在第14届大选国阵政府最想夺回檳州和雪州政权,让两州的第一把手因贪污指控分身无疑是最直接的重创。

另外一起举国关注的反贪大案,就是前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沙菲益阿达捲入的扶贫款挪用案,比起他是否真的贪污,更多人討论为何在他离开巫统后,反贪会才採取行动。

沙菲益阿达原为巫统副主席,因批评一马公司事件后被扫出巫统权力核心,他接管了沙巴传承党,成为沙巴最有声望的反对党领袖。由于沙菲益阿达在国阵票仓沙巴具有一定影响力,巫统一直有所忌惮,因此当扶贫款挪用案爆发后,难免会有他遭到秋后算账的质疑。

政府机构和巫统方面有两起马来社会极为关注的案件,牵涉巫统宣传主任安努亚慕沙的人民信託局(MARA)案件,以及巫统元老莫哈末依沙引爆的联邦土地局(Felda)连串风波。

安努亚慕沙也是人民信託局主席和玛拉投资公司主席,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指他涉嫌利用职权通过玛拉投资公司和吉隆坡大学,赞助吉兰丹足球队「红色勇士」,反贪会开始调查,而玛拉机构在2015年发生使用公共资金炒楼案而引发爭议。此后,安努亚慕沙在MARA的职位遭到冻结,也渐渐离开眾人视线。

莫哈末依沙在掌管联邦土地局期间,爆发不少投资管理和人事问题,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投资(FGV)的股价一路狂泻,莫哈末依沙今年8月被反贪会传召助查。

人民信託局主要是服务马来社群和土著的机构,而联邦土地发展是为垦殖民的福利,这两大机构与华人社会没有多大关係,但如果它们的风波持续发酵將会影响马来社会对巫统的支持,而国阵和巫统一向来就是依靠马来人和垦殖民选票坐稳江山,在如今政治气候发生剧烈变化的情况下,巫统急需稳定马来选票来巩固政权,因此就有了反贪会採取行动是为了平息马来社会怒火的揣测。

反贪是受人民欢迎的,现有重大反贪案背后是否涂抹上政治色彩,还须反贪会独立、智慧的处理以粉碎各种揣测。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