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建荣

今年的巫统大会,可说是巫统第14届大选前的誓师大会。因此,大会除了一再强调巫统的丰功伟业,以及其不可替代外,也如过往般,充满了仇外、猎巫式的论述、口號,只是基于大选將临,在选票的考量下,攻击点多集结在前首相马哈迪、希盟及行动党身上,而非过往的非我族类。

儘管,过去两届大选国阵失去了主导优势,巫统更流失许多马来中產阶级的支持,最近的艺人呛声就是一例,但这无阻巫统大会上,领袖及代表们雄心万丈,不只要在来届大选保住政权,更欲夺回国会2/3主导优势。

过去一些论者就指出,巫统或国阵,能自我国独立后不曾失去中央政权,与其掌握著3M息息相关。3M为金钱(Money)、组织(Machinery)和媒体(Media)。到了马哈迪执政的时代,3M变成4M,加上了马哈迪(Mahathir)的个人魅力。

这就是巫统或国阵能长期执政的支柱。然而,这个方程式,在过去两届大选中,就面对著考验。尤其在媒体操控上,隨著网媒及社交媒体的崛起,减弱了巫统或国阵操控舆论、影响媒体的能力,在野党人士通过网媒及社交媒体传达讯息,不只突破遭封锁局面,甚至可「反客为主」,主导新闻和舆论的发展。

当然,巫统及国阵也没有坐以待毙,其通过种种手段,如法令设定、投入资源在网络战上,以试图夺回舆论和网络的主导权。然而,在互联网时代下,巫统或国阵要回到垄断或主导讯息的局面,已非易事。

加上,马哈迪退党並率领2M(慕尤丁及慕克里兹)创立土著团结党,以及沙菲益领导沙巴復兴党,牵动著巫统內部变化,巫统的3M引擎,是否还能发挥作用,保住巫统及国阵的千秋大业?

不过,从金钱及竞选组织来看,希盟成员党及伊党虽然分別执政著雪州、檳州和吉兰丹,拥有一定的资源,但相比起巫统及国阵能动员能力,还是小巫见大巫。譬如在拉拢和巩固公务员、垦殖民支持上,巫统通过联邦政府財政预算案、官联公司给于的拨款或福利,可谓有增无减,更不必说通过选委会的选区划分及搬运选民,以保大业等手段。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