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刘华才

近期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MAVCOM)宣佈,从2018年1月1日起,將统一大马机场乘客服务费(PSC,俗称机场税),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2)乘客服务费从原本50令吉,调整至73令吉。

除了调涨乘客服务费,如今还传出政府打算向出境乘客徵收35令吉「反恐费」,引起非议。根据《太阳报》早前引述消息报导,政府计划耗资80亿令吉,落实「航前乘客扫描系统」(APSS),以过滤所有入境乘客並阻止恐怖分子入境。

报导称,政府会將设置该系统的工作外包给一家私人公司,负责研发相关软硬件,而成本將由所有出境乘客分摊,即35令吉的「反恐费」,预计由该外包公司经营15年。

冀政府三思而后行

消息一传出就遭全民討伐,在野党更是將炮头对准政府,这无疑是一项朋党计划,美其名叫「反恐费」,实则是变相的「过路费」,只不过现在是把收费站放置在机场,除了让广大人民受苦的收费大道之后,开始把注意力转向越来越多人使用的空中交通,更抨击政府把大马机场视为生金蛋的鸡!

站在人民的立场,我也不认同內政部为落实「航前乘客扫描系统」,而向乘客徵收反恐费的做法,並希望政府能够三思而后行。在全球面对恐怖主义威胁之际,政府推行此系统並没有错,此举能降低国家受到恐袭的风险,也確保航空乘客安全。但是,如果为了落实此措施,而向航空乘客徵收反恐费,民政党对此无法苟同,因为確保国家安全本来就是政府的责任,不应该將安全成本转嫁给航空乘客。

我日前就曾发文告指出,如果內政部认为目前落实这项系统的成本过高,其就应该通过注意支出,透明招標的方式来降低落实成本,以免这项计划招人詬病。內政部也需针对落实这项计划高预算支出细节解释,同时回应亚航集团首席执行员东尼费南德斯的指控。

东尼费南德斯早前指出澳洲在今年5月建立同样的系统,但该国只需要2.5亿令吉预算,我认为內政部必须对此做出回应,告诉人民为何我国需更高成本来落实相同的系统。我国刚刚才开始徵收旅游税和提高机场税,实在不適合再收反恐费,否则势必对我国的旅游造成严重的打击。

统计局公佈的数据显示,大马旅游业在2016年蓬勃发展,並为国家经济带来1824亿令吉收入,佔据国內生產总值(GDP)的14.8%。旅游业是我国第3大经济支柱和第2大外匯收入来源。更重要的是,旅游业发展能够促进市场消费,对整体经济有乘数效应,带动其他行业发展。

根据报道,今年首8个月入境大马的外国游客人数,跟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5%,敲响旅游业的警钟。游客人数减少,是不是因为政府徵收的种种收费而减低消费意愿?若真属实,我希望政府三思而后行,这种种的收费有必要吗?少了这些收费,我国的旅游业就会受很大影响吗?就不能蓬勃发展吗?如今再多一个所谓的「反恐费」,对普罗百姓来说,恐怖分子还没来,政府已经丟了一个震撼弹给人民了,炸得人民遍体鳞伤!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