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安翔

广告

哲学家亚当斯密说帮助弱者是人性中善良的一面,是人性固有的。因此,在19世纪末,许多庞大的慈善团体都有宗教背景。

1859年的索尔弗利诺战役(Solferino,也称为第二次意大利独立战爭)后,亨利杜南(Henry Dunant)提出非宗教化的人道援助,促成了红十字会的创设和1864年的《日內瓦公约——关于改善战场伤员状况》。

大致上,人道援助组织的动机皆建立在人性的责任与道德基础,在艰难的时候,可以伸出援手和提供援助的义务。在大马,很多大规模的人道援助组织皆是由单一族群或宗教所组成,但援助对像很多时候皆是跨族群与宗教的。可悲的是,很多人道援助课题在大马却被宗教化、族群化。

11月中旬,大马人道关怀组织(MyCARE)主办了有关人道援助分享与培训课程,主要是提倡系统化与跨族群的人道主义精神。主办单位邀请了马来西亚慈济基金会、马来西亚医疗援助协会、联合国难民署独立顾问、国防大学、南洋报业基金和国际自由船队联盟的代表分享各自在人道援助上的事项。活动有两大目標。

第一,大马缺乏跨越各人道援助组织的沟通平台。虽然90年代开始,人道援助组织逐渐开始专业化,系统化地迈向更完善的慈善事业。遗憾的是,很多时候各单位或组织皆局限在自己的领域和舒服圈子里努力,缺乏瞭解对自己圈子以外的人道援助事务。

组织互相学习提升

广告

从各主讲人的分享,人道援助组织或单位之间可以互相学习、互相提升和分享。例如,很多马来人都不知道华社闻名的慈济,並趁此机会瞭解慈济的工作、努力方向、目標等。

第二,促进跨族群和宗教的瞭解人道援助事项。来自各族群和宗教的参与者可从各主讲人身上互相学习,发出疑问和討论有关事项。人道援助的培训事项包括组织介绍、援助方式、援助专业化、灾难处理、人道医疗、难民討论及志工培训等等。

基于国人很少与自己以外的族群有更深一层的联络。因此,希望参与者在培训课程中的理论学习和志工事务上的实践,能在跨族群的努力下,扎下多元的种子。

因MyCARE的背景缘故,吸引了许多穆斯林或马来同胞参与。虽然活动有在3大本地著名的中文电台推广,参与的华裔依然屈指可数。在人道援助的推广和跨族群的工作,促请大家以行动参与、支持和推动。

留言评论: